貝因美回購案被恒天然代表否決,後悔合作嘅雙方還將博弈多久

原標題:貝因美回購案被恒天然代表否決,後悔合作嘅雙方還將博弈多久

恒天然同貝因美嘅糾紛仍冇終結嘅跡象。5月15日,貝因美對外披露股份回購議案,而代表恒天然方麵嘅公司董事蒲瑞安否決la該議案所有嘅子議案。有業內人士認為,雖然理由合理,但係也可以發現雙方嘅矛盾仍未緩同。

無獨有偶,近期,貝因美創始人、董事長謝宏喺貝因美“摘帽”後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其後悔引入恒天然,也後悔貝因美嘅上市。他直言:“引進恒天然係最後悔嘅決定,中外企業理念差異巨大,恒天然嘅決策效率低下,無法真正理解中國消費品市場反而拖累la貝因美。”

藍鯨產經記者向謝宏詢問貝因美同恒天然嘅合作關係係否會有所變化,他僅回複記者:“目前公司隻諗安安靜靜做事,把市場搶回來、業績做上去。”

業內人士指出,喺中國乳製品行業陷入三聚氰胺惡性事件時,貝因美獨善其身,一時間風頭無兩,但係上市後卻逐步走上下坡路,並且還將二股東恒天然拖入泥潭。也正係因為業績問題,導致雙方反目成仇。目前,兩家企業都喺各謀出路,貝因美引入國資、變身國家隊,恒天然則發力餐飲市場,似乎有借此彌補貝因美帶來嘅虧損嘅意味。至於二者今後嘅合作關係將走向何方,仍需關注。

誰嘅悔意更大?

貝因美引入恒天然後,雙方對合作夥伴似乎都“唔甚滿意”。

此前喺貝因美引入國資戰投時,業內認為此舉預示著貝因美同恒天然分手喺即,謝宏卻喺其個人朋友圈表示“雙方未來會互利共贏”。而如今謝宏又直言對引入恒天然嘅失望,以及對恒天然嘅責怪,其真正嘅諗法令人難以捉摸。

針對謝宏嘅表態,恒天然方麵向藍鯨產經記者表示,作為股東,恒天然並唔介入貝因美嘅日常運營,貝因美嘅業務發展未能達到預期,喺改善業績方麵也采取la努力。目前恒天然正喺對貝因美這一投資進行戰略複核,工作仍喺推進中。

對於自己此前嘅言論,謝宏則向藍鯨產經記者表達個人觀點,“世上冇後悔藥。既然已經發生,也隻能去麵對承擔起自己嘅責任。”並表示,“目前公司隻諗安安靜靜做事,把市場搶回來、業績做上去。”

其實,謝宏後悔引入恒天然,而恒天然入局貝因美也並冇得到太多好處。據la解,恒天然喺2015年以每股18元嘅價格收購貝因美18.82%嘅股份,但近年來貝因美股價下跌,截至5月14日收盤,貝因美股價僅為每股6.02元。

對於恒天然入股貝因美,有接近恒天然嘅消息人士曾向藍鯨產經記者表示,恒天然投資貝因美最大嘅期待就係貝因美幫助恒天然把“安滿”這個品牌做好,因為恒天然上海總部銷售“安滿”時,業績較差。

藍鯨產經記者查詢數據發現,2017年上半財年,恒天然同貝因美嘅合作關係使中國業務增長,“安滿”奶粉喺上半財年嘅銷量增長超過20%。由此看來,貝因美並未負恒天然所望,喺經營“安滿”期間使其實現較高嘅業績增長。

有業內人士指出,喺引入恒天然當年,貝因美嘅業績確實有好大幅度嘅提升,但係好景唔長,2016年同2017年該公司淨利潤出現虧損,並直接導致恒天然業績出現虧損。

彼時,恒天然喺一份聲明中指出,作為貝因美嘅投資者之一,對於貝因美長期以來嘅業績表現極度失望。隨後,恒天然喺2018財年中期業績報告中直接披露,對貝因美嘅投資減值為4.05億新西蘭元。

恒天然原CEO施耐德曾表示,“好顯然,重新下調我們對貝因美嘅投資價值,無法為我們嘅股東同信托證券持有人所接受。直截la當地說,對貝因美嘅投資並冇達到我們預期嘅目標,如果我們更早地明白現喺嘅情況,可能我們過去嘅做法會有所唔同。”

業內人士向藍鯨產經記者表示,種種跡象都表明,合作雙方喺經曆la極其短暫嘅蜜月期,即進入la相看“兩厭”嘅階段,同其“後悔”同相互責怪,唔如好好諗諗點樣樣解決問題,“唔過從當前嘅狀態來看,雙方終究會終結合作,隻唔過都喺等一個合適嘅機會。”

貝因美演繹“上市有風險”

據la解,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發生後,諸多乳製品企業涉事,甚至直接消失喺消費者嘅視野中,貝因美作為少數冇卷入其中嘅奶粉企業,喺收獲消費者信任嘅同時,也使企業進入la發展嘅快車道。

(圖片來源,貝因美招股說明書)

藍鯨產經記者查閱貝因美業績發現,喺未上市時,該公司業績一直飛速增長。2008年-2010年,該公司嘅營業收入分別為19.38億元、32.45億元同40.28億元;歸屬於母公司股東嘅淨利潤分別為1.09億元、3.76億元同4.22億元。

而上市後,貝因美業績便開始出現大幅變動。2014年,該公司淨利潤從2013年嘅7.21億元驟降至6889萬元,同時經營活動所產生嘅現金流量淨額也從2.10億元下降為-1.88億元。此後,貝因美雖然喺2015年使淨利潤上升到1.04億元,但係好景僅維持la一年,2016年、2017年淨利潤便迅速跌為負值。

至此以後,貝因美嘅業績更係一落千丈。由於2016年度淨利潤為負,如果2017年度繼續虧損,該公司股票交易將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嘅特別處理。但係2017年業績仍未有起色,該公司將此歸咎於主業持續受到配方奶粉注冊製過渡期間市場混亂等因素嘅影響。

而為la避免被ST,保住上市公司地位、保護股東權益,貝因美為改善業績頻繁出售資產。資料顯示,2017年9月,貝因美向控股股東貝因美集團等關聯方出售貝因美(安達)奶業有限公司100%股權,評估值為1.8億元;12月21日,擬將位於杭州、重慶、北京等地嘅22套房產公開出售給非關聯方,評估總價合計1.04億元,預計產生收益約為3560萬元。

但係,這些舉措並冇助其規避披星戴帽嘅命運,由於2017年嘅繼續虧損,2018年貝因美股票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成為ST股票。

緊接著,為避免繼續虧損而退市,貝因美繼續通過出售旗下資產來改善業績。結果還係令各方滿意嘅,該公司喺2018年扭虧為盈,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嘅淨利潤4111.36萬元,同比增長103.89%;但係扣非後嘅淨利潤為-2.17億元,也就係說,其盈利並唔係依靠主業。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向藍鯨產經記者表示,上市可以利用資本市場嘅力量,貝因美上市從本意來說冇問題,但係關鍵嘅問題係上市嘅時候,自身嘅綜合實力並唔係好強,並且對於乜嘢一個企業來說,運用資本市場嘅力量發展,都係有風險嘅。

各尋出路,分道揚鑣跡象明顯

也正係由於業績嘅唔理諗,貝因美同恒天然嘅關係越來越差。

此前,貝因美為回籠資金出售豆逗子公司嘅議案,因為代表恒天然方麵嘅董事朱曉靜、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投出反對票,而被董事會否決。並且,喺貝因美2017年業績預告修正公告中,上述兩人“唔保證信息披露內容嘅真實、準確同完整,冇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嘅表態,也引發la業內嘅諸多遐諗。

值得一提嘅係,喺2019年,恒天然大中華區總裁朱曉靜因個人原因辭去貝因美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薪酬同考核委員會委員同戰略委員會委員職務,辭職後將唔再擔任乜嘢職務。朱曉靜嘅辭職,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係否代表恒天然逐步退出貝因美”嘅疑問。

隨著矛盾嘅有增無減,雙方也開始la各謀出路。

喺2018年年末,貝因美集團有限公司將其所持有嘅貝因美52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合計占貝因美總股本嘅5.09%),協議轉讓給長城(德陽)長弘投資基金合夥企業,轉讓價款總額為2.84億元。貝因美方麵稱,此次股權轉讓將有利於貝因美借助長城國融嘅專業優勢同資金優勢,優化資產負債結構,尋找並抓住嬰童產業領域嘅投資機會。

彼時,有評論指出,貝因美引入國資係為la向恒天然施壓,使後者退出貝因美。但係,謝宏本人出麵否認這種說法,並喺其個人微信朋友圈中表示“我們要互利共贏”。

此外,貝因美為增加新嘅業務增長點,擬同Bubs Australia Limited及其關聯公司進行戰略合作。雙方將成立合資公司從事Bubs羊奶及有機牛奶嬰幼兒配方粉同有機嬰幼兒食品嘅銷售同推廣。

恒天然方麵則係拿回“安滿”品牌嘅銷售同營銷工作,喺貝因美辭職後嘅朱曉靜將會專注於恒天然大中華區嘅業務發展以及恒天然喺華牧場嘅運營。

此前,恒天然對外披露2019財年中期業績報告稱,恒天然大中華區消費品牌部喺上半財年銷量增長29%,其中,孕產婦及嬰幼兒奶粉品牌“安滿”銷售額則實現108%嘅增長;大中華區餐飲服務部對經銷商及直供客戶嘅銷量增長52%,其中淡奶油增長43%,奶油芝士增長50%。

值得關注嘅係,朱曉靜為餐飲業務多次站台,她向藍鯨產經記者表示,“從增長上來說,餐飲服務部同消費品牌部都係有好高嘅增長,餐飲部同消費品牌部近幾年係以雙位數嘅速度喺增長,尤其係餐飲服務部對量嘅貢獻十分大。”

有業內人士指出,雙方都喺通過自己嘅方式為自身業績努力,這係積極嘅事情,從雙方種種動作上看,確實有即將分手嘅趨勢,但係恒天然係貝因美嘅第二大股東,如果退出會有相應公告。

“謝宏嘅後悔應該係出自自身壓力,因為從目前貝因美嘅業績來看,並唔係依靠主業發力,而係通過一些非成日性損益,貝因美總經理包秀飛此前為貝因美製定諸多策略,可以通過半年報對其進行觀察,策略係否真嘅有效。”該人士向藍鯨產經記者指出。(藍鯨產經 楊澤世yangzeshi@lanjinger.com)

search更多:創業
at創業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