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孚7名外教吸毒被抓背後:揭秘教育機構“師資包裝”騙局

原標題:英孚7名外教吸毒被抓背後:揭秘教育機構“師資包裝”騙局

喺線教育嘅躁動下,能說英語同會教英語被劃上約等號。

文 | 鉛筆道內容部 南柯

上課嘅素材同任職資格證都由教育機構提供,自己喺證件上貼上自己嘅照片,機構再給加蓋相應章印。上課時要帶著證件,以防校方檢查。唔過,偶爾遇到檢查嘅,謊稱忘帶la也能混進去……

大二時曾經喺一家教育機構做兼職教師嘅劉青(化名),向鉛筆道描述la當時嘅混亂場景。

喺線教育嘅熱潮帶動下,越來越多嘅人希望喺教育賽道上分得一杯羹,行業內也亂象叢生。有嘅機構聘請唔符合教學資質嘅外教上課;有嘅任職外教根本冇教學經驗,上課甚至冇教材同教案;還有嘅機構聘請大量兼職教師充當專業教師進行授課。近日,英孚教育徐州中心7名外教疑因吸毒被抓,這讓民眾對教育機構嘅教師資質問題倍感擔憂。

一直以來,喺師資方麵,“包裝三部曲”係教育機構獲課嘅主要手段。或係借助試聽,打消家長對教師專業性嘅顧慮;抑或通過“討巧”嘅宣傳技巧,強調教師數量,弱化資質,緊抓一眾付費用戶唔能落後嘅焦慮心理,獲得一單單課程銷售;有些極端嘅機構,甚至協助員工偽造資格證件。

然而,學生嘅學習成長過程唔可逆,教學水平唔僅係機構安身立命嘅根本,還關係著學生嘅學習成果。唔理係前端外教資質嘅審核,還係對培訓機構教師資質趨緊嘅政策要求,教育產品隻有置於喺監督下,才能保證其質量。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唔存喺刻意誤導。

教育機構師資亂象

7月10日淩晨,江蘇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發布公告稱成功破獲一起涉毒案件,抓獲涉毒人員19人,其中16人為外籍人員,有7名為某教育機構外教。有消息稱,某教育機構就係英孚教育徐州中心。隨後,該消息得到la英孚教育方麵嘅確認。

展開全文

英孚教育作為老牌嘅英語機構,喺教師品質上出問題,唔禁讓人擔憂機構嘅師資水平。喺其官網同各種宣傳冊頁上,英孚都對所聘用嘅外教具備嘅資質進行la詳細描述:所有教師都係來自英語母語國家嘅專職英語外教,並且100%具備雙重認證,包括劍橋教師專業資格同國際英語教師資格認證,也就係TEFL認證,並且喺上崗前會對外籍教師進行嚴格嘅專業教師培訓。

根據外專局政策要求,一個合格嘅外教應該具備以下三個條件 :一係來自母語國家(UK, USA, Australia, Ireland, New-Zealand, Canada,South Africa)或者來自非母語國家,但喺上述列出嘅母語國家完成la本科學曆。二係本科及以上學曆,且需要喺本科學曆完成國嘅中國大使館進行認證。三係滿足下列三個條件中至少一個條件,包括大學專業為語言專業或教育專業;或係具有TEFL、TESOL、CELTA等國際認可嘅語言教學類證書;或係喺本科畢業後,從事過至少兩年嘅語言教學工作。

鉛筆道發現,喺外教市場上,外教中介、微信群、facebook群組、外教招聘發布網站等係國內招聘外教嘅關鍵渠道。喺一家外籍人員線上招聘平台上,平台設置la全部外教、母語外教、低價外教等類別,其中低價外教一欄嘅外教多為冇兩年語言教學經驗,也冇國際認可嘅語言教學類證書嘅外教。咁樣嘅外教並唔具備教學資格。

外教來源渠道嘅混雜帶來外教教學質量嘅低下。有一些直接可通過微信視頻上課,有嘅甚至冇課程體係,就能進行一對一培訓。

喺知乎上,鉛筆道看到,有一用戶發布la唔少外教求職嘅信息。根據對方提供嘅聯係方式,記者聯係這家機構表明學習口語嘅需求,對方表示,這邊嘅外教都係本科學曆以上,有資格證同五年以上經驗,並給出兩種價格。來自烏克蘭、俄羅斯等國家嘅外教,課時費每小時100~200元,來自英美加澳等國家嘅外教,課時費為每小時300~400元。

對方喺介紹中透露,佢哋喺整個授課過程中冇教材、冇課件,主要采用微信視頻喺線授課,每月授課時長根據學習者嘅需求決定。“你考慮一下自己嘅經濟能力,這一對一下來花好多錢,好多人頂唔la,有唔少人上la幾節後就放棄la。”他提醒道。

喺線教育市場嘅躁動,帶動la外國人到中國教英語嘅熱潮。一時間,能說英語同會教英語被劃上約等號。

喺一些中小機構,平台主要采用一對四、一對六嘅形式降低成本支出,聘請留學生、喺其他公司任職嘅外籍人士兼職教課。“平台提供課件,無教學經驗嘅外教按照課件念即可。受限於外教簽證時間嘅影響,這些平台外教嘅流動性就比較強。”業內人士表示。

除la外教市場,好多培訓機構也聘請高校學生兼職擔任教師,並未強製要求教師資格證。

齊元(化名)大學期間一直從事K12線下教育機構嘅兼職工作,待過兩三家規模唔同嘅機構,其中比較大嘅一家喺北京各個區均設有校區。

據她介紹,這些教育機構嘅入職門檻並唔高,一般有本科學曆即可。唔同機構對教師資格證嘅要求唔一樣,有嘅唔用,有嘅要求必須要有。“麵試中比較鬆嘅,就係比較問一些簡單專業性問題;嚴格一點嘅就需要唔停地磨課,培訓合格後才會錄用。”

機構嘅“包裝”三部曲

師資力量本應係一家教育機構長久生存嘅根本,但係教育機構喺打消用戶師資顧慮方麵形成la幾種常見嘅“包裝”方式,低價試講、“巧妙”宣傳,甚至偽造相關資質。

“試講完成後,再去同家長溝通課程,用戶嘅轉化率會有明顯提升。”某喺線少兒英語已離職員工張東(化名)表示,喺銷售課程時,家長雖然會關心授課老師嘅資質,但好多家長並唔懂這些外教老師具體有乜嘢區別,層次高嘅家長對外教嘅la解會相應多一點。

喺英語培訓市場上,外教主要分為歐美外教、北美外教同菲律賓外教三種。母語同國籍係區分外教資質嘅關鍵兩點,這關係到英語發音嘅準確程度。所以,喺市場上,歐美同北美外教最受歡迎,但授課價格相對更高,菲律賓外教多數帶有口音而成為次要選擇,價格要便宜一些。

一般,歐美外教指來自英、美、加、澳這四個國家、以英語為母語嘅外教,但歐美外教中也有“雜牌”,比如一些來自德國、法國、意大利等本身母語唔係英語嘅外教,佢哋嘅發音中可能夾雜口音。

所以,有些教育機構雖然對外宣稱師資來自歐美、北美,但對英語教培唔係嗰麼la解嘅家長,佢哋還係唔能識別這些外教嘅英語講嘅有何差別。喺一定程度上,這些也成la唔同語培平台宣傳師資時可抓取嘅“漏洞”。

曾有媒體報道,有家長反映,一些教育機構嘅試講教師同正式教師嘅水平存喺好大差距,並且一些熱門教師嘅成功約課率好低。

“試講時,班主任還有問必答,對學生嘅作業一一點評,鼓勵孩子嘅發音。一旦付費之後,老師就態度冷淡、愛搭唔理。”一位家長購買la喺線少兒英語嘅課程後發現。

除la通過低價試講獲客,包裝好自己嘅網站也係機構們費盡心思嘅地方。即使同樣采用外教一對一授課形式,一些語培平台喺宣傳上也各有側重。

喺官網信息上,有嘅機構提出純北美外教一對一,並顯示外教嘅篩選流程及標準。有嘅機構嘅宣傳角度係外教數量同學員數量,“像母語一樣學英語,1000萬學員,14800名外教”。

喺外教資質上,好多教育機構隻係表示為專業外籍教師。比如,某機構就表示擁有10000+外教,均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菲律賓等英美國家,具有國際專業英語教學資格認證;另外一家則係體現機構擁有嘅8000多名外教都係持有TEFL或TESOL資質認證嘅外教。

此外,喺教育機構中,偽造教師資質嘅現象也存喺。

大二期間,金融專業嘅劉青通過校友兼職群找到一份兼職,每周四下午到某公立小學給三年級孩子上剪紙課。同她同行嘅幾位“老師”中,多係來自本校同臨近學校嘅同學,教繩編、衍紙同布貼畫等。“我們都唔係藝術生,隻要能帶著孩子做一些基礎嘅作品就行。”

帶課前,組織者對劉青們進行培訓,講解課堂注意事項及同校方嘅溝通技巧,同時發放任職資質。“上課嘅素材同任職資質都係由教育機構提供嘅,我們喺資質上貼上自己嘅照片,佢哋再給加蓋相應章印就行。上課時候帶著,以防校方檢查。唔過,偶爾遇到檢查資質嘅,謊稱忘帶la也能混進去。”劉青補充。

通過這種形式,劉青每周喺唔同嘅學校分別教剪紙同繩編兩門課。

政策見效需時間

這些“包裝”技巧得以奏效嘅原因,同教師資質嘅審查唔嚴格,以及家長們對產品嘅認知程度唔無關係。

一家以初高中數學為主嘅教育機構,主要關注三四線城市學生,為其提供一對一喺線教學。其銷售人員劉輝(化名)提及,喺銷售課程過程中,家長最關心嘅係價格同孩子上課嘅意願,對老師嘅資質幾乎好少關注。通常,平台主要為孩子提供試聽課,當孩子願意上課且課程價格可接受嘅情況下,家長多係願意付費嘅。

同此唔同嘅係,另外一家主打一二線嘅頭部少兒英語品牌員工王華(化名)則表示,師資、教材同教學方式係其平台上家長關注最多嘅三個方麵。比如,家長可以查看外教此前嘅上課視頻、個人介紹及上過多少節課等信息。

家長喺師資關注度上嘅分歧,這喺一定程度上反映la唔同地區家長認知嘅差異,一二線家長能更理性地選擇適合孩子嘅學習產品。

外教資質嘅審核離唔開教育機構嘅費用投入。一些頭部嘅英語品牌可以投入足夠嘅資金完善外教資質審核,比如對應聘者嘅資料錄入外教係統,直接由機構設喺國外嘅背景調查團隊喺當地進行核實。但係一些小型嘅培訓機構,其主要通過外教中介或者自主喺一些渠道招收外教,即使獲得這些外教嘅相關資質證明,這些教育機構也好難核實。

這也就形成一個循環,外教審核投入越多,外教質量越好,但課程價格也相應提升,同時也會篩選掉一部分承擔唔la這個價格嘅用戶。上述員工王華提到,自己所喺嘅機構現有6萬名北美外教,這些外教每個月嘅成本支出占總成本比重比較大。相應嘅,機構嘅課程嘅均價喺一萬多元。

去年12月,教育部辦公廳、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辦公廳、應急管理部辦公廳聯合擬定la一份《關於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幹工作機製嘅通知》,通知要求線上培訓機構要緊跟線下整頓政策,並必須喺網站顯著位置公示教師資格證號。

鉛筆道記者查閱後發現,一些大型教育機構及一些中小教育機構都冇喺網站上公示其教師資格證號。

“校外培訓行業嘅政策喺推進,但仍需要一個過程同時間。”張敬(化名)係一家K12教育機構嘅創始人,他表示,麵對萬億元教培市場狂熱嘅需求,現已獲取教師資格證嘅人遠遠滿足唔la市場需求。即使係喺一些頭部教育培訓品牌中,喺佢哋上萬名嘅教師隊伍中,真正持有教師資格證嘅教師也隻喺10%左右。

數據顯示,2018年共有677萬人報名教師資格證筆試,較2017年增加300多萬,創曆年來報名人數新高。自從2015年實行國考以來,教師資格證通過率從省考嘅70%下降到國考嘅30%,國家對國考教師資格證考試嘅最低通過率限定為唔低於25%。若按此通過率,2018年則有近170萬人通過筆試。

“一方麵要求任職教師要有資格證,一方麵考試頻次同通過率又有所限製,所以政策嘅推進還需要一個過程。”張敬補充。

教育行業投資人李爽(化名)喺接受鉛筆道采訪時表示,目前大部分培訓機構師資投入嘅權重唔太大,師資投入主要影響高考、語培、競賽這種以結果為導向嘅教育機構。

他表示,機構嘅招生情況係他喺教育項目中關注嘅主要指標。喺他看來,師資方麵舍得投入,招生就係健康良性嘅,機構就能產出成績進而提升品牌溢價。師資投入同教學質量嘅平衡點喺於把控運營控製節點形成正循環。

顯然,喺現實中,投資機構嘅“看數據”傾向,也係教育機構們相對忽視師資卻強調業績嘅原因之一。對此,張敬則表示,“對教育機構而言,增加全職老師看似增加la社保、場地等成本支出,但它可以保證穩定嘅課程品質、提高轉化率同續費率。長遠來看,更加符合教育行業嘅發展需求。”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教師係教育鏈中同用戶離得最近嘅一環。對其任職資格嘅審核把控,出發點還係對用戶負責,也係一家教育機構樹立口碑嘅關鍵所喺。隻有當教育機構遠離“師資亂象”,行業才能朝著健康有序嘅方向良性發展。

search更多:學生
at學生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