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數暴跌42%,snh48迎末路,粉絲唔狂“花”?

原標題:票數暴跌42%,snh48迎末路,粉絲唔狂“花”?

作者/詩欣 編輯/郭吉安

前幾天,SNH48官方公布第六屆總決選嘅中報排名(賽程進行到一半嘅排名),前48名成員總票數為881萬,遠遠高於去年中報嘅151萬票,甚至係去年總決賽320萬票嘅兩倍有餘,喺女團市場普遍焦慮嘅時候,SNH48女團嘅發展似乎依然堅挺,甚至跑得更快la。

然而,經過計算我們卻發現,票池有la10倍嘅注水,去水後嘅票數暴跌42%。票數大跳水嘅背後,係頭部成員消極參賽、粉絲付費投票意願下跌等種種問題。

注水嘅票池也正表明la絲芭傳媒對於旗下女團未來發展嘅焦慮。

事實上,48係女團早就步入la需要斷臂求生嘅時刻。

今年年初,SNH48嘅運營公司絲芭傳媒拆掉重慶同沈陽嘅劇場並解散這兩個城市嘅分團,安排其成員到以直播為主要業務嘅IDOLS FT板塊或其他姐妹團。但從今年總選大幅下降嘅投票數據來看,危機恐怕比諗象中要大。

頭部成員八年合約到期嘅問題也接踵而至。現階段48係女團嘅發展問題對於絲芭傳媒來說似乎有點棘手。

SNH48總選票數暴跌原因示意圖

展開全文

粉絲付費意願下降,票池注水10倍

對於絲芭傳媒來說,今年總選中報嘅票數呈現出大跳水嘅問題最迫喺眉睫。

事實上,從今年6月初SNH48為期近兩個月嘅總選拉開帷幕開始,絲芭傳媒對於總選嘅焦慮就再也掩飾唔住la。今年嘅總選從過去嘅一券一票到一券十票,最高1680價位嘅EP從去年包含48張票到今年變成la包含480次投票權,也就係說,最低單價從去年嘅35元/1票變成35元/10票。對比過去,同樣嘅價格可以購買過去10倍嘅票數,整體上票池也就產生la10倍嘅注水。

然而注la水嘅票池也掩蓋唔住粉絲投票熱情嘅大幅度冷卻。

雖然從明麵嘅數據看來,今年中報前48名成員嘅總票數為881萬票,遠高於去年中報嘅151萬票,光係第一名李藝彤嘅票數就為48.97萬,也遠高於去年嘅28.5萬,甚至比總決賽嘅40萬最終票數還要高,但由於今年嘅票池注水,按照同去年同樣嘅標準,今年中報嘅實際總票數應為88.1萬票,同比下降約42%,近乎腰斬。而李藝彤嘅實際票數為4.9萬,唔及去年嘅零頭。

投票數大跳水嘅背後,係部分頭部成員嘅消極參賽。

李藝彤最大嘅競爭對手即去年總選第二名黃婷婷以及去年總選中分別獲得第三、四、十名嘅二期生馮薪朵、趙粵同林思意都冇出現喺中報名單上。

此前我們就報道過,整個48係嚴重依賴頭部藝人,頭部效應越來越嚴重,去年將近30%嘅總選投票集中喺前三名成員。盡管今年SNH48已經開始la第十三期生嘅招募,分團BEJ48同GNZ48也已經進行到第八期生,總選依然主要由包括李藝彤這些頭部成員喺內嘅早期成員撐著票池。

而按照總選規則,總選排名將決定成員第二年嘅曝光資源,而每年喺總選中拿到高排位嘅依然係嗰幾位,新進成員同其他邊緣成員上位無望,喺咁樣嘅情況下頭部效應嘅問題積重難返。

(2019年SNH48總選中報,劃紅線部分為一、二期生嘅老成員)

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此前對SNH48前成員嘅采訪,絲芭傳媒同女團成員簽約嘅年限多為八年,而這些撐起票池嘅老成員又基本上係喺2012或2013年簽約絲芭傳媒,也就係說八年嘅合約到今天已經完成la七年或以上。

即將約滿嘅老成員消極參賽,冇像以前嗰樣號召粉絲投票,也冇公開說明唔願參賽嘅原因,粉絲同偶像之間形成高度嘅默契,公司也無可奈何。去年號召集資數額高達778.4萬嘅黃婷婷應援會官博喺總選期間冇發起乜嘢總選相關嘅集資項目,直接導致總選中報流失la幾十萬嘅票數。

黃婷婷嘅消極參賽也間接降低la李藝彤粉絲投票嘅積極性同戰鬥力,畢竟去年嘅總選最終結果中,李藝彤總票數係第三名嘅兩倍有餘,要戰勝其他人輕而易舉。冇la頭號競爭對手嘅存喺,就意味著李藝彤可以以更少嘅票數拿到第一名。

消極參賽也正暗示著老成員們較低嘅續約意願,而影響續約意願嘅主要係絲芭傳媒嘅影視資源、商務開拓能力同48係女團內部嘅晉升機製。

按照總選嘅規則,連續兩年獲得總選第一嘅成員才有機會成立個人工作室,唔再需要喺劇場唱跳。再看今年嘅投票勢頭,李藝彤連任冠軍,從而進入明星殿堂獲得獨立發展機會嘅可能性十分高,但她從2013年入隊到今年單飛,已經喺線下劇場唱跳la6年才獲此機會。獨立發展就意味著主要通過參演影視綜藝同接商務代言來獲得收入,唔需要通過喺劇場唱跳來賺錢。目前已經實現這個目標嘅隻有二期生鞠婧禕一人。

(去年李藝彤總決選奪冠)

隻係同李藝彤、鞠婧禕差唔多同期嘅一、二期生都將喺明年全部合約到期,也就係說一直到明年約滿,她們喺劇場唱跳8年也依然係個名唔見經傳嘅小藝人,需要依賴劇場表演獲得收入。如果每兩年有一名成員晉升到明星殿堂,現階段就算係頭部嘅成員也需要數十年才能全部獲得單飛、實現夢諗嘅機會,但有幾個女孩子嘅青春等得起?

黃婷婷、馮薪朵、陸婷等多位人氣排名前十嘅老成員作為二期生進入SNH48,年齡都已經喺27歲左右。所以,絲芭嘅晉升機製太慢,旗下藝人唔續約轉投其他經紀公司也有好大可能性,這就需要絲芭做出更適應當前嘅策略調整。

據BEJ48成員高蔚然喺直播中透露,絲芭對劇場女團成員嘅管理製度越來越嚴格,開始計算績效。也就係說,絲芭正喺內部推動偶像體製化,先唔論當下娛樂明星對年輕人明星夢嘅誤導帶給偶像體製化嘅難度,一旦真正建立體製,藝人對於作為職業規則一部分嘅合理晉升機製、薪資待遇空間就有更高嘅要求。

可以預見,如果唔解決晉升同資源問題,頭部成員嘅流失將會成為48係女團最嚴峻嘅問題。

老用戶流失、拉新效果慢,

SNH48總選還能辦幾次?

一旦頭部藝人流失,就唔可避免地發生粉絲流失嘅問題。再加上最頭部嘅成員李藝彤又單飛發展,有可能會大量消減48係女團嘅整體粉絲用戶量,對運營七年嘅女團造成好大嘅打擊。

同此同時,偶像嘅排名同總選承諾嘅福利資源唔完全一致一直受到粉絲詬病,影響粉絲持續嘅付費意願。

按照總選規則,參同總選嘅48係正式成員將根據名次獲得公司安排嘅曝光資源同影視資源等,而總選嘅名次由粉絲決定,也就係說粉絲可以間接決定偶像所獲得嘅發展資源。這也係48模式嘅核心。

但幾年下來,老玩家們紛紛抱怨花大價錢給偶像投出來嘅名次並冇獲得同之匹配嘅資源配置,公司承諾嘅影視綜藝資源往往冇下文,又或者係敷衍la事。

(粉絲總結嘅去年總選排名承諾嘅實現情況)

絲芭傳媒喺官網中稱,由於影視作品嘅運作周期長,時間唔確定性較大,前五屆總決選活動中所列舉嘅影視劇同電影項目均喺進行劇本修改等遞延性籌備階段。也就係說,絲芭傳媒確實尚未完全兌現前五屆總選中承諾嘅影視資源。

雖然這兩年嘅影視寒冬下,影視項目嘅推進愈發艱難,但這也說明絲芭傳媒嘅長內容製作、商務開拓等專業能力喺這7年來並冇隨著旗下藝人同女團嘅成長而有同步嘅提高。而每年總選絲芭傳媒都對排名做出嘅承諾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最後演變成作繭自縛,喪失藝人同粉絲嘅信任。

事實上,憑借著當年AKB48喺國內嘅知名度,加上多年嘅模式建設,其模式喺國內女團中也具有高度區隔性,理諗狀態下,絲芭傳媒應該培育la一大批模式玩家,也就係習慣於48模式嘅粉絲,好少隨著藝人嘅離開而流失。憑借現有嘅粉絲,48係女團也能維持一段時間嘅正常運轉。

但此前我們也分析過,由於國內冇像日本一樣濃厚嘅“宅”文化,大眾對於劇場、演唱會等線下演出嘅消費習慣又尚未成熟,對於追星行為也唔夠理解,這就注定la能主動走進劇場嘅人無法像日本嗰麼多,現階段重線下嘅48模式受眾範圍本身就比較有限。

屋漏偏逢連夜雨。對比48嘅總選,唔理係選手質量還係內容質量都更高嘅平台選秀都唔48係嘅總選都更具競爭力。憑借著平台選秀走出來嘅女團也開始瓜分市場蛋糕,再加上今年第三季度兩個視頻平台同時做女團選秀,當模式唔再新鮮,好難再吸引新用戶,48係女團還能做多少次總選恐怕都成問題。

現階段,48係最大嘅優勢唔喺於模式,而喺於擁有200多名現役女團成員。

平台選秀節目還喺繼續,對於參賽人數依然有好大嘅需求,然而市麵上有女練習生儲備,能為平台選秀輸送選手嘅偶像公司少之又少。至少喺這一點上,絲芭傳媒擁有讓同行難以望其項背嘅優勢。但今年平台選秀相對乏力,大眾輿論習慣性抨擊偶像實力唔足,日式48模式下絲芭傳媒又對女團成員投入嘅培訓資源比較少,200多名48係女團要走出劇場還係有唔小嘅難度。

(2018總決選現場)

粉絲造星嘅風險

劇場模式嘅48係女團所麵臨嘅問題,好大程度上係被頭部成員及其粉絲攫取話語權所致,這係粉絲造星嘅另一重風險。

這種以粉絲付費投票來決定造星資源嘅偶像公司並唔多,除la平台選秀之外,目前市麵上有足夠粉絲量支撐得起這一模式嘅主要係48係女團同原際畫嘅少年男團,最近時代峰峻喺運營三代練習生時也開始用這種方式。

咁樣嘅方式固然能為用戶提供更強嘅遊戲參同感,也能讓公司喺造星投入期間更早獲得收入,但也對公司嘅售後服務提出la更高嘅要求。一旦滿足唔la粉絲嘅期待,讓粉絲對服務提供方失去信心,粉絲就有更充分嘅理由對公司表達唔滿,甚至撂挑子唔玩。

所以同SNH48一樣,總選進行到第三次嘅原際畫,其粉絲造星嘅風險也初露端倪。

今年6月份,原際畫旗下嘅男團易安音樂社六名成員嘅官方後援會發表聯合聲明,稱將唔參同、唔配合公司即將舉辦嘅第三次總選活動,原因係公司收取高額會員費卻唔回應粉絲訴求、此前承諾嘅總選獎勵遲遲冇到位,導致六個後援會均對公司失去信任。喺7月份公司喺微博官宣今年嘅總選活動時,微博評論已經係一片“唔約”。

從消費者嘅角度來看,一旦對消費者花嘅錢做出承諾,就必須達到甚至超過消費者嘅期待才能引發持續嘅付費意願。所以,隻要對粉絲做出明文承諾,其實公司就將自己置於一個“乙方”嘅位置。對比嗰些未對粉絲做明文承諾嘅公司,粉絲作為甲方對售後服務同細節處理嘅要求自然會更高。

尤其係從一開始就明確定下la遊戲規則並憑借著咁樣嘅玩法留住la唔少忠實受眾嘅SNH48,會受到粉絲更為嚴格嘅要求。

喺重重危機之下,此前一直唔派人參同選秀節目嘅絲芭傳媒可能好有必要開放女團成員參同第三季度嘅女偶像選秀,畢竟48係女團也確實需要新嘅渠道平台以推動粉絲用戶嘅新增長。

一方麵係自身提供嘅售後服務跟唔上,商業模式嚴重依賴頭部藝人,另一方麵,國內嘅偶像公司其實也好難具備做成造星巨頭嘅渠道資源來唔斷吸引新嘅粉絲用戶。唔論係日本嘅傑尼斯、AKB48還係韓國嘅SM、JYP,喺當年得以崛起,好大程度上也得益於同電視台等有影響力嘅渠道嘅深度綁定。

相比之下,同樣係模式類似嘅粉絲造星,視頻平台卻唔會被頭部成員所掣肘。由於選秀節目每年都會對參賽者進行更新換代,資源集中喺選出嘅頭部成員中,其餘成員各回各家,頭部成員也得到輪換,選秀粉每年都能得到新鮮感。

同此同時,由於掌握la更多嘅內容同渠道資源,再加上積累la去年嘅經驗,唔得唔說現階段嘅男團女團中,視頻平台嘅售後服務確實相對更好,粉絲花錢將偶像送上出道位之後,團綜、巡演、音樂作品以及各種粉絲互動玩法應有盡有,粉絲用戶依然可以繼續擁有豐富嘅追星體驗。而對於藝人來說,離開手握重要資源嘅視頻平台也並非一件劃得來嘅事情。

隻係受國內政策環境唔穩定同市場唔成熟嘅影響,比起日韓,視頻平台嘅造星效果更加唔穩定。但喺目前偶像公司造星誰也離唔開平台選秀嘅當下,現階段對於締造中國傑尼斯或SM嘅行業夢諗,或許寄希望於視頻平台嘅可能性還更大一些。

search更多:明星藝人
at明星藝人相關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