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嘅天空,正被大麻嘅“毒雾”所笼罩

去年美国时间嘅12月16日,一个周日早晨,纽约警方接到了一位女性打来嘅911求救电话。

他们立即赶到了位于纽约曼哈顿Soho嘅一间住所,喺屋里发现了Colin Kroll嘅尸体。年仅34岁嘅Kroll係美国短视频Vine嘅联合创始人、直播答题始祖HQ Trivial嘅奠基人。

尽管警方尚未给出Kroll嘅尸检报告,但据纽约时报等各大媒体嘅报道,Kroll极有可能因服用了过量毒品身亡。警方喺Kroll嘅住所内,发现了大量嘅可卡因和海洛因。

据Kroll嘅父亲Alan Kroll透露,他嘅儿子喺过去因为工作压力极大而养成了吸食毒品嘅习惯。慢慢地,过量吸食和唔良毒品要了他儿子嘅命。Kroll本来计划喺下周去见生活喺密歇根州嘅父亲,享受为期10天嘅圣诞假期。如今,假期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嘅丧期。

丑闻缠身嘅天才

Colin Kroll嘅人生本应该顺风顺水:出生于1984年嘅他係美国千禧一代嘅精英。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雅虎,随后又喺旅游初创公司Jetsetter做了五年嘅CTO。

2012年6月,他与合伙人共同创办了短视频公司Vine,以6秒视频为卖点喺社交领域异军突起。创立仅仅4个月,Vine就被Twitter以3000万美元收购,Twitter寄希望于Vine能与刚刚被Facebook收购嘅Instagram相抗衡。

然而,他嘅人生从被Twitter收购之后就开始如同过山车一般起伏,仅仅18个月之后,Kroll就被炒了鱿鱼。由于那几年,各大社交媒体纷纷推出了短视频业务,Vine嘅竞争优势唔复存喺,连年流失大量嘅活跃用户。2017年,Twitter停止了Vine嘅运营,也宣告一代短视频新锐嘅陨落。

他很快卷土重来,瞄准了下一个社交风口——直播答题。他创办了Intermedia Labs,并喺2017年8月发布了首款直播答题应用HQ Trivia。每天东部时间下午3点和晚上9点,HQ Trivia推出12道题目,邀请用户直播答题,赢者平分奖金池。

HQ Trivial迅速引爆了美国市场,被时代周刊评为“2017年年度应用”。然而,母公司Intermedia Labs嘅融资却遇到了阻碍。

去年年末,一篇来自外媒Recode嘅报道揭露了Kroll喺加入Twitter之后疑似多次出现职场性骚扰行为。多位来自Twitter嘅女性员工用“诡异”来形容Kroll嘅表现,导致她们非常嘅唔舒服。随后Intermedia Labs嘅一位投资人也证实了这个说法。

自Uber2016年爆发性骚扰事件导致前CEO Travis Kalanick下台后,投资人对于创始人嘅职场行为尤其看重。Kroll嘅丑闻导致了多位投资人喺融资上打了退堂鼓。尽管Intermedia Labs年初依然完成了1500万美元嘅融资,但据Kroll嘅父亲表示,Recode嘅报道和融资一事对Kroll打击甚大。即使公司保住了,Kroll嘅一生都会留下这个污点。一个会“性骚扰”嘅创业者,只会拖累公司嘅后腿。

与此同时,Kroll嘅去世撕开了蒙喺美国科技圈嘅遮羞布:白天光鲜亮丽嘅创业者们,晚上却成了人们口中鄙夷嘅瘾君子。这让人意想唔到嘅反差,正係硅谷那鲜为人知嘅另一面。

硅谷嘅“毒瘾”

Colin Kroll唔係第一个死于毒品嘅科技大佬。他嘅过世让人联想起了5年前因注射过量毒品身亡嘅谷歌前高管Forrest Timothy Haves。

2013年11月23日,51岁嘅Haves嘅尸体喺其自家游艇上被人发现。警方随后从游艇调出嘅监控录像上获悉,给Haves注射毒品嘅係一名叫做Alix Catherine Tichelman嘅应召女郎。

谷歌高管Haves係硅谷知名嘅科技大佬,这位来自密歇根州嘅前汽车工程师先后受聘于Sun Microsystems、苹果和谷歌,并参与了谷歌几个重大嘅项目,包括谷歌眼镜和Google X。他和结婚17年嘅妻子Denise共同养育5个小孩。

他和Tichelman係喺一个叫做“SeekingArrangement”嘅援交网站上相识,Tichelman係一名湾区当地嘅高级应召女郎。二人嘅第一次见面,Haves付给她3000美金邀请她共进一顿午餐,第二次则係让带她倒自己嘅游艇上过二人时光。事先,Tichelman被要求带海洛因过去,但她唔知道嘅係,Haves喺见她之前已经服用了一些安定片和喝了唔少酒。

喺Tichelman给Haves注射了一剂海洛因后,他立即失去了意识。据之后Tichelman嘅阐述,她当时以为他只係昏过去,也唔知道该怎么办,把桌上嘅酒喝完就匆匆离开了现场。警方从监控录像上看到,Tichelman离开嘅时候极其冷漠:她跨过了Haves嘅身体,头也唔回地离开了,也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报警。

出事后嘅8个月,便宜警察找到了Tichelman,并且当场逮捕了她。喺审讯中,Tichelman才得知Haves过世嘅消息。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随后判处了Tichelman非故意过失杀人、卖淫、拥有毒品和破坏证据,入狱三年。

Haves当年嘅过世引起了社会极大嘅震动。随着媒体嘅调查深入,他们发现毒品问题喺硅谷远比他们想象中嘅严重嘅多:美国嘅科技从业者,出于唔同嘅缘由,对包括可卡因、海洛因、鸦片等毒品有着超乎寻常嘅需求。而他们嘅大本营硅谷也喺一步步成为毒品嘅“重灾区”。

科技公司员工占吸毒群体很大比重

去年,美国因服用过量毒品而死亡嘅人数达到了70,237人,创了历史新高,比2016年涨了40%多。加州贡献了全美第二高嘅死亡率。

(美国毒品有关嘅死亡人数分布)

据圣何塞缉毒署嘅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4年,圣何塞地区因摄入海洛因而发生癫痫嘅比例增长了249%!而加州26岁以上使用违禁药物(唔包括大麻)嘅人数达到了将近64万。

而这些“瘾君子”中,科技从业者占了很大嘅比重。据一名戒瘾教练声称,他曾帮助过将近200多来自苹果、Twitter,Facebook、谷歌、雅虎等硅谷公司嘅科技从业者,许多都係公司高层。他们服用嘅药物种类繁多——从可卡因和海洛因、到羟考酮(oxycodone)这样嘅止痛药或者係像阿得拉(Adderall)这样嘅兴奋剂。

(图片来源:Hustle)

这些人使用毒品无非出于几种原因:工作压力过大想要放松,或服用过药物后无法戒瘾,甚至为了提升工作表现而借助毒品。

工作压力过大係一个主要嘅原因。喺硅谷,一周80-100个小时嘅工作强度并唔少见。咖啡和红牛对许多科技从业者而言已经唔起作用了,他们会寻求药物来保持兴奋劲儿,通宵熬夜地埋头苦干

如同运动员使用兴奋剂提高比赛表现,科技从业者嘅兴奋剂就係可卡因。一位毒贩就曾经喺一次外媒采访中表示:无论白天还係晚上,他都按需向科技工作者提供高级可卡因。

特斯拉嘅创始人兼CEO埃隆马斯克係其中嘅代表。由于他经常喺工厂里加班加点,睡觉失眠,他会选择吃点安比恩(ambian),一种安眠药。但特斯拉嘅董事会成员对此非常担忧,他们注意到,这种药物并唔能让马斯克入睡,反而让他经常没事儿大半夜喺Twitter发表奇怪嘅言论。

而据马斯克身边嘅人透露,他也有吸食少量毒品嘅习惯。

毒品也常出现喺硅谷科技公司嘅派对上。人们为了放松和寻求刺激,类似冰毒、可卡因、甚至更厉害嘅药物会摆上台面。今年彭博社记者Emily Wang就撰文揭露:“这些派对会推出各种药物。一些形式嘅MDMA——比如迷幻药或Molly——喺派对上係必唔可少嘅……”

唔少从业者为了缓解受伤带来嘅疼痛,会通过各种渠道从医院获得一些处方鸦片类药物。这些药会让人上瘾,慢慢地随着着受耐力提升,他们就要寻求更大嘅刺激,例如海洛因,或者係一种叫做芬太尼(fentanyl)嘅鸦片类药物。

要知道,海洛因係目前喺美国除了酒精之外最容易让人上瘾嘅东西。

20年前,喺加州要得到海洛因没那么容易。随着违法走私违禁药物规模扩大,加州又离墨西哥很近,如今,海洛因嘅购买渠道广泛,而且价格便宜(根据缉毒署嘅报告,海洛因每0.5克20美元)。使用者一开始用嘴抽或者用鼻子吸,慢慢地就直接用针筒注射了。

微剂量迷幻药盛行

上世纪60年代末,旧金山兴起了以反文化着称嘅嬉皮运动。美国所谓嘅“垮掉嘅一代”喺街头游行,公开使用LSD迷幻药。50年后,当年种下嘅“毒品基因”依然扎根喺这片土地,只唔过以另一种形式流行——“微剂量”迷幻药。

年轻嘅科技从业者坚持认为,服用小剂量嘅迷幻药只会让他们喺工作中表现更好- 变得更有创意和专注。这种被称为“微剂量”嘅做法係让人每隔几天服用少量药物,如LSD迷幻药,魔术蘑菇(psilocybin)或者叫做莫斯卡灵(mescaline)嘅迷幻药。

他们声称从苹果公司嘅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那里得到启示。这位硅谷科技界嘅精神领袖即使喺去世这么多年后依然对他嘅拥泵产生影响。乔布斯曾经说过:LSD係他一生中所做嘅“两三个最重要嘅事情”之一。

许多硅谷嘅科技大佬们相信,微剂量迷幻药能提高警觉性、活力和创造力、增强整体健康、帮助减轻压力和焦虑、改善睡眠并带来更健康嘅生活习惯。最近嘅一些科学研究确实证明,迷幻药嘅成分可以让大脑能够以比平时更自由地运作。

硅谷嘅创业者们过嘅係九死一生嘅日子。被投资人婉拒,无法完成融资係常有嘅事情。彼时他们就会依靠这些微剂量嘅LSD来保持清醒或者减轻压力。“每三天,10微克LSD。”

问题係,使用非法嘅、唔受管制嘅药物进行微剂量服用带有高风险,因为你根本唔知道你到底拿到嘅係什么样嘅药。如果自身就有心里或者生理上嘅疾病而随意使用这种药物,也会带来无法估量嘅后果。

硅谷嘅一些科技公司正喺努力帮助他们嘅员工解决药物滥用问题。据AXIOS报道,硅谷嘅一些科技公司正喺和FDA联手,打击那些贩卖毒品嘅网站和渠道。

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也会提供咨询服务,只唔过员工经常会避免使用这些服务,因为他们担心,如果他们吸毒习惯嘅消息流传出去,很有可能会因此失去工作。

一些初创公司正喺瞄准毒品戒瘾市场。一家总部位于西雅图嘅创业公司WeConnect最近就宣布了600万美元嘅A轮投资,用来推动其戒瘾相关嘅研究,并开发应用。WeConnect嘅两位创始人就曾经戒掉过毒瘾和酒瘾。只唔过,这些产品离真正戒掉扎根喺美国人身上嘅毒瘾,还有很长嘅路要走。当然,更多有效嘅监管制度也要加大力度了。

查看原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唔代表虎嗅网立场本文由 腾讯科技©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 虎嗅网 )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9352.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係孩子,还唔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發表於 分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