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祐康嘅“少年表達”新作《企鵝公路》

原標題:石田祐康嘅“少年表達”新作《企鵝公路》

說起石田祐康,可能唔關注二次元嘅人會唔太熟悉,但其實他係日本近年來上升勢頭十分強嘅一位導演。隻用一個示例就能說明:製作第一部動畫長片《企鵝公路》嘅時候,他才30歲,喺日本,這係一個打破la宮崎駿、新海誠嘅記錄。

說回電影,影片講述喺一個百無聊賴嘅平凡夏天,一群企鵝憑空出現喺冇海嘅住宅區又憑空消失,而牙醫助理大姐姐可以把投擲嘅可樂罐變成企鵝,這讓少年青山君覺得唔可思議,也成為la他重要嘅研究課題。

曾記得李安喺談及《少年派嘅奇幻漂流》時說過,理性像一座動物園,而人類則係獨一無二嘅一種動物,因為我們為自己打造籠子如社會、家庭、學校、宗教組織等等,並且選擇居住其中,刻意地利用限製範圍來防止我們自身去接觸未知。因為未知代表著令人恐懼、同時也具有誘惑性嘅事物。看罷電影《企鵝公路》,覺得此導演同李安導演嘅創作心路有著某種異曲同工之妙。

小小少年青山君,常常忙碌於各種研究,作為一個還喺上小學嘅孩子,他所接觸嘅世界係有限嘅,他甚至還冇看過海;但同時他對世界嘅諗象力亦係無窮嘅,因為有太多未知嘅事物可以讓他去諗象,去幻諗。青山君同爸爸嘅對話常常好有趣味也充滿la哲理,比如爸爸會問他,“忙碌到唔記得刷牙,同忙碌中依然記得刷牙,哪一種人更厲害?”青山君自然回答當然係後者更厲害。並且從始至終,青山君都覺得自己會成為十分la唔起嘅人,自己也會唔斷超越前一天嘅自己。

青山君還說過一句頗有意味嘅話:地球係圓嘅,所以地球係冇盡頭嘅,所以真正嘅世界盡頭,應該喺遙遠嘅太空。而喺電影嘅結尾處,經曆la一場神奇“夢境”嘅青山君,改變la自己當初嘅諗法,他後來認為世界應該係有盡頭嘅,而通往世界盡頭嘅路,係可以找尋到大姐姐嘅路,也便可以稱之為企鵝公路。

整個故事嘅創作,充滿la奇幻嘅色彩,故事發生喺咁樣一個百無聊賴嘅夏天,孩子們鐘意幻諗,唔拘一格嘅大人也有著唔同嘅人生觀,佢哋共同探索著生活中嘅另一種可能。唔理係意料之外出現嘅海,同唔合常規出現嘅企鵝,實際上都代表著創作者本人對於童真嘅幻諗,對於世界背麵嘅另外場景嘅美好幻諗。

雖然係動畫電影,卻也可以出現諸如“胸部係個神奇嘅東西,每次諗起胸部時,諗到嘅都係大姐姐嘅胸部。”咁樣嘅台詞,其實係毫無違同感嘅,因為還喺上小學嘅小小少年,係真嘅少年模樣,對一切都未知,對男女嘅情感更係懵懂,所以這種諗象同表達,係非情色嘅表達,而係一種對世界美好嘅幻諗,係小孩子內心對於唔la解嘅事物嘅神秘嘅向往。當青山君嘅爸爸說到la袋子“內側”“外側”嘅理論嘅時候,這對於之後嘅青山君係大有啟發嘅,空中突然飄來嘅水球,會唔會係地球嘅外側發生la某種改變?其實側麵嘅表達la環境對於人類嘅重要性,喺某些被人忽略或者看唔見嘅地方,可能環境正喺發生“漏洞”,而大姐姐可樂瓶變出來嘅企鵝,正係一種美好嘅隱喻,它們係正向嘅力量,係諗要堵住“漏洞”嘅手段或工具,係美好嘅存喺。

唔管整個故事嘅發生,到底係青山君同大姐姐嘅臆諗,還係整個城市人們嘅集體幻覺,其實到故事嘅最後都根本唔重要la。我們看到la一個擁有求知欲同上進心嘅少年,一個能陪伴少年召喚出企鵝嘅大姐姐,一個最後共同努力去保護嗰片海嘅孩子們,就足夠la。電影裏嘅故事結束la,青山君嘅暑假也結束la,可最後他對自己未來嘅無限幻諗充滿la勵誌嘅模樣,係啊,唔理再點樣開心嘅事,也有結束嘅一天,可隻要心中還存有幻諗,也總會像青山君一樣每一天都能超越前一天嘅自己。

search更多:動漫
at動漫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動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