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VPhoto聯創還原“被辭退”過程 融資前被踢 股權未及時變更

原標題:獨家| VPhoto聯創還原“被辭退”過程 融資前被踢 股權未及時變更

文 | 鉛筆道記者 張茹雅

​​​​“4月22日,VPHOTO將公布新一輪融資情況,屆時潘石屹、丁豐、艾誠等多位行業大咖將出席現場。新融資公布之前,喺VPHOTO任職聯合創始人3年時間嘅李英華卻被臨時“辭退”。

VPHOTO成立於2015年9月,CEO曹玉敏同CTO陳文輝為夫妻關係,二人共持股約57.55%。初期,李英華以顧問身份服務該項目,2016年1月,她正式成為聯合創始人後負責公司融資、銷售、市場同運營。

根據簽署合同規定,李英華必須全職上班才有資格拿到後續股權,一旦被解除勞動合同,自然唔具備拿到後續股權嘅資格。解除勞動合同具體原因尚唔得知,隻係雙方喺契約精神、用人理念等方麵也存喺分歧。

然而,這係一場及其唔正常嘅合夥人“分手”過程。從突然接到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到李英華被送進醫院,再到其公司係統賬號被關閉,並被移除公司微信群,中間僅過la10天。期間,李英華從未得到同曹玉敏、陳文輝二人麵聊嘅機會。

鉛筆道據此聯係到曹玉敏同李英華本人,曹玉敏並未公開談及此事,僅表示將一切信任交給法律。李英華向鉛筆道講述la事件全過程。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唔存喺刻意誤導。

毫無征兆嘅“辭退”

VPHOTO成立於2015年9月。企查查數據顯示,公司創始人兼CEO曹玉敏個人持股42.72%,通過上海上海唯求存喺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持股5.34%,合計約48.06%;其丈夫陳文輝任公司CTO,個人持股5.93%,通過上述企業持股3.56%,合計約9.49%。由此計算,夫妻二人共持股約57.55%。

3月15日,VPHOTO聯創李英華同CEO曹玉敏約好下午五六點一起開會。

嗰天恰逢周五,晚上大家計劃一塊團建食飯。盡管身體有些唔舒服,作為領導她得去一趟,計劃結束後早些回家休息。到約定時間,曹玉敏還冇通知她去開會,李英華有些著急。

當時嘅李英華並冇意識到,這個“會”有些特殊。VPHOTO 六點半下班,曹玉敏嘅“會”遲遲冇動靜。喺李英華嘅催促下,她被叫到la曹玉敏嘅辦公室,曹說自己唔太懂法律嘅相關情況還有具體算法嘅問題,恰好公司嘅律師喺樓上,讓李英華上去同律師聊聊。

VPHOTO喺北京、上海均有辦公場地。上海嘅公司位於外灘SOHO,係一處聯合辦公場地。大部分員工包括曹玉敏夫婦都喺一樓辦公。

她捂著胸口說,自己今天還真嘅有些唔舒服。中午空腹飲la一杯咖啡,還有一壺大紅袍,大量咖啡因攝入後,人會心慌、頭昏、無力。曹玉敏回應李英華:“如果唔舒服嘅話,要唔要同律師另約個時間。”李英華冇拒絕,隨即走上二樓嘅辦公室。

“對我來說,就係被騙上樓嘅。”李英華喺樓上辦公室並冇見到負責公司股權嘅律師,卻係公司勞動法律師顧水洋同她談話。其直接la當嘅告訴李英華,今天係代表董事同她談勞動合同終止事項。

她第一反應:一定係有乜嘢誤會。幾分鍾前,樓下嘅曹玉敏告訴自己係上來聊聊股權相關事情,對於律師所講嘅勞動合同終止事項,完全摸唔著頭腦。“你們係信息唔對稱嗎?還係理解上有乜嘢問題?”律師表示自己係代表董事會傳達這個指令。

李英華認為,該指令好大程度係曹玉敏發出嘅。樓上樓下說嘅完全唔係同一件事,李英華瞬間覺得自己被騙la。

同顧律師嘅談話還喺繼續。李英華開始覺得有些喘唔上氣,呼吸困難、身體麻木抽搐,太陽穴像過電一樣。“我十分害怕,已經拿唔起手機la,所以請佢哋幫忙叫120。”

她繼續回憶嗰天,“我們公司人事經理經曆過這種狀況,她說一定要送120。經過一些周折,佢哋才叫急救車把我送到長征醫院。”

李英華話語間用la“周折”二字。“除非拿到辦公樓嘅監控視頻,否則感覺我嘅話就像個人宣泄、拉同情,但我並冇這個意願,人心難測。”

突發急症,曹玉敏、人事部黃經理,客服部路經理陪同前往醫院,李英華弟弟隨後被通知前去醫院。公司承擔la急診費用,此後便冇表達過乜嘢關心。次日淩晨出院後,自己喺公司嘅所有係統賬號全部被停,並被移出公司微信群。

3月18日,VPHOTO CEO曹玉敏召開公司全體員工大會,表示經董事會決議,李英華由於身體健康原因停職休息,並出具停職通知書。

原本嘅股權法律、算法谘詢竟係一場勞動合同解除商談會。當事人情急之下出現缺氧、心悸嘅表現,經曆波折才被送至醫院。這場勞動合同解除會議還能繼續進行嗎?

3月25日,李英華正式收到VPHOTO方麵給出嘅勞動合同解除通知書。早上九點二十左右,李英華照常去公司上班。“當時正好公司大客戶問我喺唔喺公司,諗一起聊聊。我覺得身體恢複嘅差唔多la,就回去上班la。”她認為同曹玉敏、陳文輝夫婦間一定有誤會,當麵講開就好la。腳邊放著以前創業留下嘅打印機,計劃給商務拓展部門喺後續活動中使用。

“你唔諗被保安請出去嘅話,就自己去小會議室等我吧。”上午10點38分,她收到陳文輝發來嘅微信。看著消息,李英華覺得挺詫異嘅。即使工作10年以上,近來發生嘅一切還係讓她諗唔明白。

陳文輝給李英華發嘅微信消息。

收到陳文輝發來嘅微信,李英華回複道,自己覺得身體好一些la,可以回來工作la。陳再回複,後麵大家聊一下。

陳文輝、曹玉敏夫婦並冇如約出現喺小會議室。過la一會,會議室走進來一位每周僅來公司三四次嘅法律顧問,還有一位入職3天左右嘅人力總監,佢哋並冇共事過。

坐下來,遞給李英華一張勞動合同解除通知書,通知她公司目前嘅決定。“我根本冇等到同佢哋夫妻麵對麵嘅機會。”

唔久後,VPHOTO方麵便擬定la“人事變動通告”。通知各位合作夥伴,唯存(上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即VPHOTO)已經於3月25日同李英華解除勞動關係,至此,其將唔再參同公司內部管理工作,對外一切業務活動均屬於個人行為。

VPHOTO向合作夥伴公告公司人事變動事項。

鉛筆道據此聯係到VPHOTO創始人曹玉敏,她並未公開回應此事,並表示將一切信任交給法律,等仲裁結果出來大家就明白真相la。

4月22日,VPHOTO將公布新一輪融資情況,屆時潘石屹、丁豐、艾誠等知名業內人士都將出席活動。然而,就喺公布喜訊前夕,為何聯合創始人李英華卻莫名“被離職”?

興奮而去,敗興而歸

喺加入VPHOTO之前,李英華同合作夥伴一起做la獨角獸眾投俱樂部,期間也組織Demo Day投la一些項目。曹玉敏先前服務於世界500強亞太區資深財務高管,係技術研發財務控製總監,後來做la線下兒童影樓生意,從過往經曆來看,李英華對這個項目冇太大興趣。另外,其當時負責嘅基金也唔關注這個方向。

看到對方真誠嘅態度,她“動心”la。“當時大米(曹玉敏外號)特別真誠。她喺望湘園訂la位子,說‘咱倆邊食邊聊,半小時就行’。”

李英華如約赴宴la。

她同曹玉敏、陳文輝係同鄉,雙方一見如故。聊起喺上海嘅各種遭遇好有共鳴。麵對老鄉嘅盛邀,李英華決定喺力所能及嘅範圍能幫上一把。

李英華最開始僅係喺VPHOTO擔任顧問,雙方冇正式協議,僅係通過郵件同微信約定,同埋唔係全職。到la2016年1月,她正式加入VPHOTO,成為聯合創始人後負責公司融資、銷售、市場同運營。

四個月前還係顧問嘅角色,四個月後選擇All in ,因為李英華先前也有過創業經曆,但由於身體等各方麵原因,無疾而終。

長期奔波於創投圈,她十分希望能拿出自己嘅創業作品。以往嘅履曆來看,自己嘅主戰場喺2B領域,而以往喺創業投資服務領域也有la自己嘅積累,她認為VPHOTO項目係一個好好嘅機會,自己好鐘意,也好擅長。

2015年9月至12月,李英華幫忙介紹投資人,還驗證la項目中所有活動場景。李英華決意加入VPHOTO。雙方事先商議,李英華嘅股權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係公司最早出資嘅股權,另一部分股權則提前約定la一個指標,如若完成便可獲得新一部分股權。雙方約定,以公司投後估值嘅兩個數字作為階段性指標。

按照階段性完成嘅工作指標分配股權,一開始雙方合作也算順利。2017年11月,VPHOTO完成新一輪融資,投資方為華文創投、前海母基金等。李英華如約完成業績指標,當期應得嘅期權合同已經喺原先嘅合同中約定好la。

就喺新一輪融資即將公布,劇情卻發生la翻轉。根據簽署合同規定,李英華必須全職上班才有資格拿到後續股權,一旦被解除勞動合同,自然唔具備拿到後續股權嘅資格。她猜測,曹玉敏或許係出於類似原因,才對其解除勞動合同。

問及涉及股權嘅大致數額,李英華唔願多講。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對於“被辭退”嘅原因,李英華僅係猜測。

雙方合作三年,除la喺工作上嘅一些分歧,並未發生過巨大嘅衝突。離開VPHOTO數日,她複盤自己同曹玉敏夫婦合作嘅點點滴滴,也許係自己“出局”嘅原因。

首先,“契約精神”。李英華向鉛筆道透露,自己之前嘅股權,哪怕係最早出資嘅這部分股權,都冇及時變更過,包括向其他員工承諾嘅期權,也冇按時變更。

VPHOTO內部有期權獎勵機製,所有被獎勵嘅員工嘅期權全部處於代持狀態,從來冇依照合同如期變更。喺中國嘅用工環境下,尤其係職業經理人喺一家公司處於弱勢群體,“諗繼續幹下去,就好難開這個口”。

除此之外,“創業道德綁架”同“精英主義”也係佢哋曾經起衝突嘅“導火索”。

李英華長期喺創投圈,工作長期處於高壓。曹玉敏夫婦喺創業初期,有時來公司並唔係好早,下午偶爾還要早些下班接孩子放學,她對此有些看唔慣。當時嘅溝通並唔係好愉快,但隨著公司規模嘅增加,對創始人嘅要求越來越高之後,相關問題也解決la。但雙方工作經曆唔同,喺麵對公司事務嘅處理方式上,難免遇到磕磕絆絆。

雙方喺用人方麵也產生好大嘅分歧。VPHOTO係一個互聯網項目,曹玉敏夫婦要求佢哋線下影樓嘅員工直接轉到VPhoto全職,但當時公司嘅內部員工多唔具備互聯網認知,交代嘅工作任務唔能準確嘅理解同完成,唔應該單純考慮成本問題而雇傭這類員工。

嗰時嘅李英華十分焦慮,交代給員工嘅任務都冇完成。員工見她好害怕,曹玉敏所以責怪她把員工都嚇哭la,嚇跑la。李英華說自己也唔諗像狼外婆一樣,但係唔能指望一群適合影樓經營嘅員工來做一個互聯網項目。

“契約精神”、“創業道德綁架”、“精英主義”……

事情已經發生,李英華說自己唔諗做太多嘅揣測la。她同VPHOTO嘅勞動糾紛已經正式立案,4月26日將開庭審理。“相信法律會對這件事有一個公允嘅判斷。”

search更多:創業
at創業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