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了兩位男士高跟鞋品牌嘅創始人TA們為什麼果麼“招搖”

原標題:我問la兩位男士高跟鞋品牌嘅創始人TA們為乜嘢嗰麼“招搖”

高跟鞋係對男性最唔友好嘅時尚單品即使係讓黑人男演員 Bill Porter 以一襲燕尾禮服裙閃耀奧斯卡紅毯嘅幕後造型師 Sam Ratelle 也坦言:“Billy 鐘意穿嘅高跟鞋尤其係禁忌,因為它強烈嘅性別屬性決定la ‘男士唔得入內’。” 我們有印象嘅嗰些穿著高跟鞋、色彩斑斕嘅裙子同塗抹著豔麗妝容嘅異裝男性大多係動畫片裏嘅反派角色,例如《飛天小女警》中冇人敢直呼其真實姓名嘅 HIM,總諗食掉小紅帽嘅狼外婆,為奪取阿拉丁神燈唔擇手段嘅國師賈發(Jafar),以及迪士尼出品嘅《風中奇緣》裏貪婪無度嘅州長雷克利夫……怪異嘅 “男扮女裝” 構成la佢哋視覺上嘅邪惡身份。

《飛天小女警》裏嘅 HIM | 圖源:Scifi

說出來你可能唔信,17世紀初期由神秘嘅 “東方” 引入歐洲大陸,高跟鞋最早係男性用來表達權力同聲望嘅裝扮,趕此時髦嘅女性則成為被公然嘲笑嘅對象。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係可考嘅第一位高跟鞋時尚博主,他用於展示性感小腿嘅紅色跟鞋逐漸風靡達官貴族階層,甚至成為進出宮廷嘅通行證。“當時嘅男士穿七分褲,所以你可以看到佢哋嘅小腿肚,” 加拿大貝塔鞋履博物館嘅創始人 Edward Maeder 解釋道,“如果鞋跟高於足弓,你嘅小腿肌肉就會繃緊擴展,而這係男性魅力嘅體現。”

17世紀繪畫作品《路易十四,法國國王同瓦格拉》| 圖源:Wikipedia

然而隨著18世紀早期啟蒙運動嘅興起,高跟鞋所代表嘅精致貴族風尚好快被社會(尤其係新興資產階級)批判為輕浮、女裏女氣乃至係紈絝子弟特有嘅 “唔道德” 行徑。直到21世紀嘅今天,男士高跟鞋文化才再次浮現,而英國電影《長靴舞姬》(2005)同《魯保羅變裝皇後秀》(2009)等酷兒影視作品係帶領其進入公眾視野嘅關鍵。嗰些隻敢鎖喺房間裏偷穿媽媽牌高跟鞋嘅男孩,長大後終於可以擁有自己嘅水晶鞋履去參加活動 —— 當然前提係得合腳。

因為選擇有限,好多男性無奈麵臨嗰些童話故事裏壞心腸姐姐嘅困境:佢哋甚至需要喺腳上塗抹橄欖油才能擠進高跟鞋,狼狽踉蹌地參加變裝演出或係同誌驕傲節。也許係無法忍受錯誤尺碼帶來嘅疼痛,也許係疲於應對公眾嘅注目竊語,總之高跟鞋對 TA 們來說始終係舞台裝扮,隻適合穿去燈光昏暗嘅夜場酒吧,午夜鍾聲敲響便解除魔法。

喺這個女性穿上吸煙裝自信出門嘅時代,男性喺公眾場合穿高跟鞋仍然係唔被社會所接納嘅景觀。但紐約男士高跟鞋品牌 SYRO 嘅兩位亞裔創始人 Henry Bae 同 Shaobo Han 用行動告訴我們,你需要嘅隻係勇氣同自我賦權。

SYRO 嘅名稱源自希臘詞語 Anasyromenos,指嘅係古典時期具有豐滿女性特質(比如薄紗輕攏胸部)嘅神袛掀起長袍露出男性生殖器官嘅雕塑傳統。咁樣異性同體嘅裸露姿態被認為係對抗惡魔之眼(毀滅性妒忌)嘅神奇力量,其中最具代表性嘅係形態多樣嘅赫耳瑪佛洛狄忒(Hermophroditus,雌雄同體一詞 hermophrodite 即來源於此)雕像。對於品牌 SYRO 嘅兩位創始人而言,這個名稱象征著性別流動同整合,即我們對力量同美嘅頌揚唔再受到二元性別範式嘅製約。

喺嗰些被認為係失控嘅領域發現同諧,喺人哋隻看到邪惡嘅地方發覺美,打破男性力量同女性氣質之間本唔應該出現嘅邊界,我諗這就係 SYRO 存喺嘅意義。

雙性神雕像 | 圖源:Google

2016年創立於紐約布魯克林,SYRO 喺三年嘅時間裏已經賣出千餘雙高跟鞋,設計出11種適合唔同場合穿著嘅款式,並且用 TA 們無可阻擋嘅魅力同美學建立起穩定嘅顧客群。唔理係用曾經刻薄批評甚至霸淩過佢哋嘅人為自己嘅鞋款命名,還係喺宣傳冊上主要使用有色人種藝術家嘅作品,TA 們對少數社群嘅支持貫徹喺品牌嘅基因裏。所以我們聊la聊為乜嘢 TA 們這麼 “招搖”,還有時尚同性別秩序嘅關係。

左為 Henry Bae 右為 Shaobo Han | 圖源:SYRO

別嘅女孩:請先介紹一下自己吧。

Henry我叫 Henry Bae(裴秀英),28歲,係一名美籍韓裔嘅男同性戀者,偏好嘅性別代詞係 “他”。我目前居住喺紐約布魯克林,特別熱愛時尚,過去嘅三年主要係喺經營自己嘅(男士)高跟鞋品牌 SYRO。

Shaobo:我係 Shaobo Han(韓少波),美籍華裔嘅酷兒性別激進分子。我係品牌 SYRO 嘅聯合創始人,設計、製作男士尺碼嘅高跟鞋。同其他自我認同為 “娘/femme”(生理性別可以係男性、女性同所有)嘅酷兒藝術家、運動者同作家一起,我們係搗亂者,係十分規性別時尚潮流嘅 icon 同靈感來源,以及最重要嘅 —— 對其做出改變嘅人。

為乜嘢會諗到創立品牌SYRO?品牌要表達嘅係乜嘢?

喺2016年我們開始創業嘅時候,市麵上提供男士尺碼高跟鞋嘅隻有演出/變裝用品商店,或者係高端定製品牌。SYRO 就係希望可以填補這片市場空白,為同我們有相同困擾嘅人製作平價大碼高跟鞋。更重要嘅係,我們希望它可以為十分規性別(gender non-conforming)人群提供慶祝嘅空間,重述酷兒 “驕傲”。對我們來說,能表現自己嘅身份認同 —— 哪怕隻係感覺對嘅事,就已經好值得。

圖源:SYRO

可以分享你們第一次購買高跟鞋嘅經曆嗎,留下la怎樣嘅記憶?

Henry我喺倉庫甩賣活動中發現並買下la自己嘅第一雙粉色 “瑪麗蘇” 鞋。倒也唔係說多鐘意它嘅樣子,而係喺這之前我從來冇遇到過尺碼合適嘅高跟鞋。我穿著它去參加la2013年6月嘅同誌驕傲遊行。記憶裏隻有疼,但我唔確定係因為高跟鞋本來就會引起疼痛,還係我穿嘅嗰雙實喺太窄,我覺得應該係後者。

Shaobo特別痛苦!疼到我唔得唔臨時買la一雙人字拖進行替換。但喺我嘅腳滑進高跟鞋嘅瞬間,唔誇張地說體內好像有火光點燃,我可以感受到這種能量從內而外地散發。我特別興奮,突然所有事情都感覺對la,沒語言形容。我(同好多跨性別者一樣)喺感受過這種美妙之後,就沒辦法再接受二元性別嘅束縛。

穿高跟鞋對你們來說算係性別操演嗎?

所有十分規性別者都係某種意義上嘅表演藝術家。我們顛覆傳統、反叛行事,對異性戀霸權嘅態度係一個大寫嘅 “去你媽嘅”。當我們出現喺餐廳、超級市場或者係會計師辦公室時,我們希望穿高跟鞋這件事可以變得日常化,SYRO 嘅鞋子可以 “走出” 夜店,進入紐約嘅各個街區而唔受歧視,唔理何時何地。我們相信提高可見性才會有社會接納,而這也係打破二元性別結構嘅關鍵。改變總係緩慢發生,但我們好高興可以站喺最前麵。

圖源:SYRO

哪個時刻意識到自己嘅娘/femme

Henry並非某個特定時刻讓我意識到自己係 femme;相反我從小就明白自己有些奇怪:我唔愛運動,諗要芭比娃娃,鐘意兩腿交叉著坐,並且更願意捕捉好看嘅寵物小精靈……類似 “像個女孩” 嘅事情唔勝枚舉。這些本能係我同眾唔同嘅信號,但它們也曾讓我好焦慮。

Shaobo我一直都好女性化,最早嘅童年記憶就係把媽媽牌絲巾垂掛喺頭頂,假裝自己有絲緞般嘅長發。16歲出櫃以後,我好快覺察到同性戀群體並唔鐘意我嘅女性氣質;以及總係有壓力迫使我從穿著打扮到言談舉止都變得更加陽剛。所以我嘅 femme 身份始終伴隨著某種程度嘅羞恥感,我甚至無法坦然麵對自己嘅身體。好喺 SYRO 這個項目讓我發現自己同 Henry 喺女性化表達方麵嘅好多共同點。從我開始習慣穿高跟鞋嘅嗰一刻起,所有事情都有la意義。我從來唔希望自己囿於社會性別規範嘅藩籬;事實上,性別表達嘅範疇好廣,而正係這種多元性讓我可以真實地做自己。

圖源:Instagram(@shaobohan)

係乜嘢讓你們有勇氣去外化自己嘅 femme 身份認同同酷兒特質?

Henry我到目前為止嘅整個人生。說實話,我曾經私心希望自己嘅性向可以發生改變,但事實證明這唔可能;然後我才意識到讓我惶恐痛恨嘅其實係我嘅女性氣質,而唔係所謂嘅同性戀取向。現喺每當我外化自己嘅 femme 身份,都好像有天使喺向我微笑。喺如此厭惡乃至驅逐 “娘炮” 嘅世界裏,我們所享受到嘅片刻歡愉都係酷兒嘅勝利。這種自由表達填補la我成長過程中嘅空虛,讓我看到自己原本嘅樣子就好美。

Shaobo做自己嘅迫切需要讓我可以忍受其他乜嘢事情,唔理好壞。我同好多十分規性別者一樣覺得,如果我們必須隱藏真實嘅自己,嗰麼究竟何為存喺?我成日從酷兒群體中比我更加勇敢、更唔為世俗所困嘅朋友嗰裏汲取力量。我好幸運有好多朋友喺身邊支持我。找到同你信奉同樣願景嘅戰友至關重要。

遇到乜嘢樣嘅公眾反應?

Henry主要係有色人種女性同年輕女孩鐘意誇獎我嘅衣服、鞋子或係指甲,我覺得她們好暖。

Shaobo我好幸運可以生活喺紐約這個時尚秀場,這裏人們會為la去食品雜貨店仔細裝扮,也對奇裝異服更加包容。其實大家嘅反應各異:從年輕女孩朝我們歡呼,溫暖嘅黑人婦女告訴我要堅持閃耀自己,到(自卑嘅)男人投來厭惡嘅目光,甚至還有卡車司機向我們按喇叭。幸運嘅係我從未卷入乜嘢暴力衝突,對於嗰些言語羞辱我會直接回罵反擊。

圖源:SYRO

我看到你們宣傳冊上嘅模特大多為有色人種,係刻意而為嗎?

當然!有色人種嘅卓越同美長期遭到主流媒體忽視,或者係被符號化(例如 “模範亞裔” 這類種族刻板印象)。SYRO 可以看作係有色人種藝術家講述自己嘅故事、爭取空間以及成為敘事主角嘅平台。

你們點樣樣應對保守嘅亞洲父母?

Henry現喺諗來,喺我美籍韓裔嘅保守派母親得知我係酷兒嘅事實之前,應該先讓她接觸到酷兒社群。我係她認識嘅第一位十分規性別者,這給我們倆都造成好大壓力,同埋時常讓我們嘅關係處於緊張狀態。但我願意告訴她所有事情 —— 唔理係約會遇到嘅問題,還係給她發今天服裝搭配嘅照片,誠實係我首先考慮嘅因素。盡管她唔讚成,甚至對我嘅酷兒行徑感到驚慌,我仍然相信冇乜嘢可以比坦誠以待更重要或係更有力量。即使她厭惡我嘅風格,而這也隻係她愛我嘅方式。

Shaobo時間、耐心同教育。凡事唔可能盡善盡美,我明白母親這代人喺中國時代變遷中承受la太多嘅命運無常,好難像西方父母嗰樣接受孩子出櫃,但係我媽媽已經喺主動進行自我教育,努力摒棄對於 LGBTQ 群體嘅偏見,並且正視我原本嘅樣子。她做la好多內心工作來接納我係酷兒這件事。

圖源:SYRO Lookbook

我們點樣樣可以讓 “娘/femme” 被主流更好地接受?

Henry我希望隨著男性(唔理酷兒同否)逐漸意識到男性氣概嘅限製,女性氣質同多元文化便可以得到更加廣泛嘅認同、接受,並且最終正常化。2019年 SYRO 致力於逾越性別二元論,我期待嘅唔係說每個男人都穿著6英寸嘅厚底高跟鞋,而係經過一段時間嘅努力,我們對社會性別規範嘅挑戰可以滲透到日常生活嘅方方麵麵。

Shaobo可見性係關鍵!上次我回成都看望我媽,我們因為係否我需要這麼 “招搖” 發生過爭吵。她好擔心國內大家對我嘅看法,畢竟中國同紐約唔同,我必須學會適應國情同社會默認嘅性別規範。然而這正係我們要變得引人注目嘅原因。我們係喺向其他猶豫唔決嘅同類展示酷兒快樂嘅可能,給予 TA 們做自己嘅勇氣同力量。性別革命已經勢唔可擋。

// 作者:Cristina

// 編輯:Alexwood

更多:交友技巧

發表於 分類 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