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良心平台“到高射炮,信而富如何把自己玩進了退市風波?

原標題:從”良心平台“到高射炮,信而富點樣樣把自己玩進la退市風波?

019年5月,網貸平台信而富似乎迎來他嘅危情時刻。5月17日,信而富宣布,由於其最低平均股價同年報提交及時性兩方麵唔符合繼續上市嘅相關標準,所以麵臨被退市嘅風險。彼時風光無兩嘅信而富何以淪落至此?老虎財經發現,信而富唔僅經曆la從”良心平台“到高射炮嘅轉變,而喺現金貸嚴格監管,信而富轉型之後,又麵臨營運難題。唔光業績毫無起色還被貼上la暴力催收嘅標簽。

5月17日,信而富宣布,由於其最低平均股價同年報提交及時性兩方麵唔符合繼續上市嘅相關標準,所以麵臨被退市嘅風險。

雖然冇向紐交所遞交2018年年報,但根據信而富喺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台上披露嘅數據顯示,信而富喺2018年依舊虧損,如此說來,信而富已經連續虧損4年,並且其虧損之路大概率要延續下去。

而喺這連續虧損中,從一開始嘅“現金貸”以小額度、低利率策略提高用戶粘性,到後來“現金貸”偽轉型變身“消費貸”,並喺貸款過程中搭售其他商品來變相提高利率。信而富也經曆la”良心平台“變成la高射炮嘅轉變。

轉型嘅風評唔好,信而富麵臨股價下跌同新入嘅資金遠低於到期退出嘅資金雙重壓力,同此同時,信而富唔僅超出同業嘅管理費用居高唔下,還被貼上la暴力催收嘅標簽。

退市風險

2017年4月28日,互金公司信而富正式登陸美國紐交所,開盤價為6.65美元,當時市值達4.2億美元。

“一萬個企業估計隻有一個最終有機會走向紐交所。” 王征宇嘅夢曾實現la,但如今卻又搖搖欲墜。

5月17日,信而富宣布,由於業務運營同董事會方麵嘅調整,公司無法如期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申報20-F年報,並且已經接到美國紐交所嘅相關通知函,喺最低平均股價同及時申報年報兩方麵唔符合繼續上市嘅相關標準,所以麵臨被退市嘅風險。

截至5月21日收盤,信而富股價下跌13.89%,收盤價為0.31美元,較最高價12.86美元,重挫97.5%,同6美元嘅發行價相比,僅有其5.1%。

然而,信而富股價嘅崩塌係個意外嗎?數據顯示,信而富原預計籌資額為1億美元,而IPO當日募資縮水40%,募資6000萬美元。CEO王征宇喺接受采訪時表示難以接受,直言係被資本市場收割la。而從2017年上市以來,信而富嘅股價趨勢也係一路走低。或許,信而富,從一開始便冇被資本市場看好。

而喺提交IPO嘅前兩年,信而富並未實現盈利, 2015年同2016年,信而富營收分別為5610萬美元同5580萬美元,淨虧損分別為3000萬美元同3340萬美元。即使係上市後嘅第一份答卷,2017年,信而富還係以淨虧損3680萬美元收場。

雖然對於2018年嘅年報難產,但根據信而富喺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台上披露嘅數據顯示,2018年,信而富營收為4.7億元,較2017年全年嘅5.86億元同比下降20%;淨虧損為2.43億元,較2017年嘅淨虧損1.15億元同比虧損擴大111.3%。這也意味著,自2015年至今,信而富已經連續虧損la四年。

同時信息披露,公司嘅持續經營能力存喺巨大唔確定性。這也意味中,信而富嘅虧損之路大概率要延續下去。

從“良心平台”到高射炮

信而富連續虧損嘅背後又發生la乜嘢,唔禁引起投資人發問。翻閱資料發現,信而富可以說係趟過la做利率低嘅產品唔賺錢,做高利率產品又沒趕上好時候嘅悲情之路。

信而富係中國老牌網貸平台,2005年7月份成立,2017上市之前,信而富以現金貸為主要產品策略,2010年上線嘅現金貸,可以說係撐起la信而富嘅一片天。

2017年2季度財報顯示,信而富交易同服務費用毛收入總額達2450萬美元,同比增長59%,環比增長46%。這背後則係信而富現金貸嘅大爆發。數據顯示,借款交易額從去年同期嘅1.2億美元增長至6.38億美元,毛收入從去年同期嘅180萬美元增長642%至1320萬美元,其收入占比更係已從去年同期嘅12%飆升至本期嘅54%。

彼時,信而富嘅業務策略便係大力發展現金貸,以小額度、低利率挑選並留住較優質嘅借款人,以高複借率,減少再借款端再獲客嘅成本,並以此建立自己嘅信用體係。

短短三年時間,其借款人數從2014年嘅10萬人攀升到2016年嘅142萬人。複借率高達72%,每個借款人平均借貸8.7次。喺2016年10月末,信而富平台累計為超過100萬借款人提供消費信貸服務,成功撮合借款交易超過880萬筆。其超過百萬嘅借款人規模,刷新la中國網貸行業紀錄。

唔同於一般P2P公司收取高額手續費賺取利潤嘅模式,信而富現金貸手續費低至1%~2%, 而由於其低利率吸客嘅策略,也讓薅羊毛黨看到la契機,而喺互聯網上也有唔少稱信而富為良心口子嘅帖子。雖然信而富引流嘅第一個小目標達到la,其業務規模喺大幅增長,但由於利率唔高,其利潤營收都沒同步增加。

而2017年底,監管部門連發三文規範現金貸業務,無疑係對連續虧損信而富嘅雪上加霜。為la應對監管,2018年4月,信而富將“信而富現金貸”正式更名為“信而富消費貸”。 但喺由於其喺貸款過程中搭售其他商品來變相提高利率,信而富受到隻係將現金貸重新包裝嘅“偽轉型”質疑。

從其消費貸嘅業務來看,信而富具有嘅無抵押、高利率等特征同現金貸業務好類似。同此同時,信而富被曝出如果諗申請貸款,還必須加入信而富誠信俱樂部,而加入該俱樂部嘅條件係掏錢充會員,其黃金會員、白金會員同鑽石會員嘅年費分別為128元、198元同398元(可退還):假如購買la128元嘅黃金會員,再申請期限14天嘅500元短期貸款,第一次借款實際需要承擔嘅年化借款利率將達到62.5%。

2019年3月15日,央視喺點名714高炮模式嘅過程中,信而富資產端亦被曝光:有用戶借款金額1200元,期限15日,其中200元為購物額度,到手為1000元。最終,除去“購物”,借款人實際到手隻有1000元,但15天後,需要還款1224.69元。

喺聚投訴上,有關信而富嘅投訴貼多達四千多條。其中,絕大部分同“砍頭息”、“現金貸”有關。信而富也從”良心平台“變成la高射炮。

期限錯配風險

由此可見,信而富“現金貸”轉型“消費貸”嘅風評並唔好,同時,由於行業動蕩,再加上喺315晚上被點名,信而富麵臨股價下跌同新入嘅資金遠低於到期退出嘅資金雙重壓力。

喺這種情況下,此前信而富期限錯配嘅弊端也開始顯露。信而富唔得唔以時間換空間,4月15日,信而富發布公告,唔再以出資方案到期為兌付日,將以債權轉讓成功或還款到賬,分月兌付,似乎也像投資者挑明la現喺嘅日子並唔好過。

這就意味著,信而富將原先集中嘅債權標嘅分為散標分期兌還,假如冇新嘅投資人進場或者借款人預期,嗰麼這些預期嘅借款金額返還會變得十分漫長。

同此同時,由於經營策略嘅調整,信而富嘅運營費用、管理費用同產品開發費用都呈現增長。信而富2018年一季度嘅管理費用為1990萬美元,較去年同期嘅950萬美元增加110%。產品開發費用為420萬美元,較2017年第一季度嘅230萬美元同比增加83%。

而喺2017年招股書中便發現,管理費用信而富運營成本嘅大頭,高達4537萬美金。同同喺美國上市嘅宜人貸相比,2016年信而富嘅管理費用占總運營成本50.8%,而宜人貸僅為11.8%。

search更多:創業
at創業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