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手機廠商嘅智能家居戰事:喺開放同封閉中抉擇

原標題:國產手機廠商嘅智能家居戰事:喺開放同封閉中抉擇

圖片來源:華為

記者 | 唐健博

“智能家居”已經成為手機廠商嘅第二戰場。

喺這一領域布局多年嘅小米,憑借業務種類繁多嘅生態鏈企業搭建起一套相對完整,但卻頗為封閉嘅智能家居模式。今年1月,OPPO成立子品牌“智美心品”,計劃加快推進人工智能AI+IoT技術研發,同合作夥伴同開發者共同打造IoT生態產品、內容同服務。到la3月,華為又發布全場景智慧化戰略,提出聯合整個產業打造智能家居生態係統……

一時間,幾乎國內主流手機廠商都扛起la智能家居嘅大旗。

智能家居本唔係乜嘢新興行業,但卻因為華米OV(華為、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嘅入局,開啟la一片新戰事。加上唔斷完善嘅物聯網基礎建設同即將到來嘅5G時代,都讓智能家居成為各大手機廠商嘅新目標。

這片市場嘅確有著強大嘅吸引力。據IDC研究報告顯示,2022年智能家居設備全球市場出貨量將達到9.397億台,年平均複合成長率(CAGR)將達18.5%。

同處於上升態勢嘅智能家居唔同,中國手機市場卻唔得唔麵對連續下滑嘅現實。IDC 2018年國內手機市場數據報告顯示,中國智能機市場容量為3.98億台,同比下降10.5%。

一麵向上,一麵向下。手機廠商們需要諗辦法唔斷鞏固已有嘅業務“堡壘”,同時喺新嘅領域搶占先機。這並唔容易。

智能家居係IoT(即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嘅落地場景之一,其以住宅為平台,涉及網絡通信、安防、自動控製等多項技術。但對於“乜嘢係智能家居嘅入口”,手機廠商們都有自己嘅選擇。

小米係手機廠商中較早布局智能家居嘅公司之一。2014年,小米曾大張旗鼓地推出智能路由器,試圖通過這一硬件產品連接家中嘅多個智能設備,從而掌控智能家居嘅入口。但由於路由器存喺控製方式唔夠直觀、連接複雜等問題,控製效果唔盡如人意。

彼時智能語音助手方興未艾,亞馬遜嘅Alexa卻令人矚目。同其它語音助手被放入手機唔同,Alexa存喺於亞馬遜Echo智能音箱裏。後者冇屏幕,隻有音量開關按鍵,用戶同它交互幾乎全部依靠語音對話。但Alexa能聽得懂人類語言,並控製家電。

得益於此,Echo喺2014年到2016年銷量逐年翻倍增長,一時間將智能音箱推向資本風口,引得眾多手機廠商同互聯網公司爭相進入,搖旗混戰。盡管冇十足嘅把握,但各路玩家都暫時將智能音箱看作係智能家居嘅又一入口。

小米嘅動作最快,率先發布la小愛同學智能音箱,取代la路由器喺小米智能家居係統中嘅中樞地位。通過向小愛發送語音指令,用戶可以方便地控製家中嘅小米生態鏈智能家居產品。小愛同學推出之後受到唔少米粉熱捧,甚至一度斷貨。

2018年8月,小米創始人兼CEO雷軍透露la小愛同學嘅一些關鍵數據:截至當年7月底,小愛同學月活躍設備超過3000萬,累計喚醒已超過50億次。

智能音箱嘅熱賣迅速吸引la阿裏、京東、騰訊等互聯網公司入局,並以價格戰策略搶奪用戶。天貓精靈方糖一度將價格下拉至89元,同定價299元嘅小愛同學相比,前者堪稱“價格屠夫”。

但智能音箱唔係一門好做嘅生意。放眼望去,嗰些曾站喺智能音箱風口之上嘅公司,大部分都已逐漸退出la競爭,或者低調運營。即使如騰訊咁樣嘅互聯網巨頭,也喺今年年初叫停la“騰訊聽聽”智能音箱項目,隻保留銷售同服務業務。

除小米仍喺繼續堅持外,其他競爭對手都冇更多動力再繼續推進這一項目。

小米嘅底氣喺於,擁有大量智能家居硬件產品做相應支持,要明白智能家居從來唔係單兵作戰。

早喺2013年,小米便默默經營生態鏈。雷軍發揮其作為投資人嘅優勢,唔斷將一些智能設備創業公司納入麾下,慢慢形成la以“米家”品牌為核心嘅智能家居鏈條。

喺經曆la數次架構調整之後,小米將原本封閉嘅智能家居生態鏈小幅放開。2018年年末,小米同宜家達成合作,宜家全係智能照明產品接入小米IoT平台,用戶可通過米家App同小愛同學進行控製。

如今小米生態鏈企業已經超過100家,盡管這一策略顯得相當“重資產”。今年年初,雷軍又進一步宣布la“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並表示“未來五年投資100億元人民幣ALL in IoT”。

另一邊嘅華為則顯得唔緊唔慢。華為稍晚於小米入局智能家居,但此後一年時間裏並冇跟風發布智能音箱,反而把時間節點放喺la智能音箱熱潮褪去之後。其AI音箱主打智能家居設備連接同音質,且未走低價路線。

華為嘅智能家居布局模式算係“輕重有度”,既可以提供核心嘅智能家居硬件,也可以提供連接協議串聯起有可能存喺競爭關係嘅各方品牌。

華為認為智能家居生態嘅核心唔喺入口,而喺於連接。也所以,華為選擇la以商用姿態前進,大舉推廣以“HiLink協議”為基礎嘅智能家居戰略。喺這份戰略中,包括手機、路由器、盒子等同連接控製相關嘅產品同雲服務係重點開發嘅業務,喺此基礎上同合作夥伴一起搭建各種控製模型,並統一協議標準。

盡管目前市麵上已經有大量嘅自有協議存喺,但智能家居硬件要麼分散喺唔同嘅協議當中,無法發揮最大效用,要麼就係處於半封閉狀態,例如好多傳統家電廠商還未選擇將其產品連接到某一智能家居協議當中。

以美嘅為例,它喺今年AWE上展出la全屋智能家居,用戶隻要下載美居APP,就能控製相應嘅智能產品。但美嘅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美居APP隻支持美嘅產品,並唔支持同其它品牌互聯。對於普通用戶而言,由此得到嘅智能家居體驗十分局限。

美嘅所麵臨嘅問題也係目前整個智能家居行業嘅困境所喺:幾乎每一家都喺做自己嘅協議標準,並且唔兼容其它品牌嘅產品。每個品牌都像一座孤島,但島上卻有大量嘅寶藏有待挖掘。

譚力係一名數碼愛好者,幾乎把家裏能換嘅設備都換成la智能設備。“我家裏有蘋果、華為同小米嘅智能音箱,配套嘅智能硬件也都有一些,但用起來讓我又愛又恨。”譚力對界麵新聞記者表示,因為各家智能家居協議支持嘅硬件唔同,智能音箱嘅曲庫也唔同,導致他需要同時向幾個智能音箱發出語音指令。“騰訊聽聽綁定la我嘅QQ音樂,但我嘅掃地機器人又係華為智能音箱控製嘅,我還買la小米電視……”

以目前嘅發展進程來看,小米嘅確可以被稱為智能家居市場嘅“開路先鋒”——已經可以提供較為豐富嘅智能家居生態體驗,也同其他智能家居廠商展開合作。也所以,小米生態鏈所涵蓋嘅連接協議較為複雜,包括BLE、ZigBee等,甚至蘋果嘅HomeKit。

但小米嘅生態越係壯大,傳統家電廠商及其他相關合作方越係對其抱有戒心,因為小米嘅生態戰略,最終係為其生態鏈“輸氧”。

對於眾多合作夥伴而言,華為嘅“威脅性”相對較小。華為消費者BG首席戰略官邵洋喺今年HUAWEI HiLink生態大會上曾表示:“華為原則上唔會做鏈條之外嘅東西,使得我們跟鏈條上嘅好多廠商形成la天然嘅合作關係,而唔係競爭關係。”

據GSMA移動智庫預測,到2025年,全球物聯網連接嘅總數將達到252億,而這個數字喺2016年時還係63億。其中,智能家居領域嘅物聯網連接數將達到114億。

華為看準la智能家居生態產業中缺失嘅連接市場空白,因而選擇提供核心嘅移動設備同基礎嘅連接協議,同其它品牌進行合作,一起建立華為智能家居嘅生態。

去年6月,華為喺全球合作夥伴及開發者大會上正式推出“華為智選”品牌,給同深度合作嘅第三方智能家居品牌更多展示機會。

喺今年3月嘅HUAWEI HiLink生態大會上,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也表示:“華為隻做產業嘅賦能者,唔做行業嘅掠奪者。”會上,華為宣布同A.O史密斯、歐普照明、西門子、奧克斯、鬆下達成合作,由華為提供連接協議,共同組建全屋智能解決方案。

“當一個企業能力足夠強,其實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資源)。華為有兩種打法,第一個叫約束邊界,我們唔做家電;第二個係用最好嘅手機,控製最好嘅家電。如果冇小米,我們叫錦上添花,因為有la小米,我們叫雪中送炭。”邵洋如此總結華為喺智能家居行業扮演嘅角色。

喺華為嘅智能家居架構中,主要包括入口、鏈接同生態這三個要素”。入口包含智能家居APP、手機語音助手、智能化場景、華為AI音箱等自然交互方式;連接包含華為路由器產品;“生態”則包括la華為智選、Works with HUAWEI HiLink,及雲雲對接賬號互通這三種生態合作模式。

但就目前而言,華為嘅IoT生態才剛剛成型,還未有足夠多嘅智能產品落地,仍然任重道遠。餘承東曾表示,今年華為喺IoT領域將投入60億美元-70億美元嘅技術研發費用,以表明華為喺智能家居領域嘅決心。

OPPO同華為類似,有“自研、合作同選品”三種模式。以此為基礎,OPPO於今年1月成立la全新子品牌“智美心品”。而vivo則更加專注於協議搭建,自2018年7月成立IoT生態開放聯盟之後,vivo同美嘅、TCL、極米科技等多個品牌達成合作,推出“Jovi物聯”。

顯然,手機廠商們已經唔滿足於找到“入口”,而係希望喺觸達“入口”之後,進一步向整個產業鏈拓展。

智能家居嘅“蛋糕”足夠大,大到好難由某一兩家公司獨自吞下。喺這背後涉及同用戶連接嘅入口、硬件連接嘅協議、智能算法嘅優化以及後端嘅生產同製造等種種問題,甚至還關係到同地產商嘅合作等等。

以華米OV為代表嘅手機廠商有自己嘅顯喺優勢,主要表現喺擁有一定體量嘅移動設備用戶做儲備,更容易接受移動設備向智能家居產品嘅轉化同過渡。但若諗真正從中分一杯羹,同各方攜手建設智能家居生態係一條挑戰同機遇並存嘅必經之路。誰能堅持到最後,就要看誰積聚同分享嘅資源足夠多。現喺嘅一切,才隻係剛剛開始。

search更多:手機數碼電腦
at手機數碼電腦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