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Rokid AR“越過山穀”

原標題:Rokid AR“越過山穀”

文|吳俊宇

李宗盛嘅《山丘》中有咁樣一段歌詞:因為唔安而頻頻回首,無知地索求,羞恥於求救,唔知疲倦地翻越,每一個山丘。

對科技企業來說,比“越過山丘”更難嘅,恐怕係“越過山穀”。

整個行業都處於低穀時,資本低迷、用戶冷淡,企業需要沉下心去攻克技術難題、研究解決方案。冇耐性、隻有夢諗嘅企業往往會死喺這個階段。

2015年興起嘅AR、VR浪潮喺2016年後隨之遇冷,創業公司倒閉潮唔斷,此後行業度過la3-4年低穀期。

唔過,今年AR市場似乎正喺複蘇。

中國創業企業Rokid——咁樣一家2014年成立,專注於AR同AI技術嘅交互科技公司,喺5月29日第十屆AWE(增強現實世界博覽會)上也發布la新一代MR眼鏡Rokid Vision。

(Rokid Vision)

過去我們對Rokid嘅認知普遍係一個研究AI音箱、AI機器人嘅企業。如果你以為Rokid同幾年前嗰些搞消費電子產品嘅公司沒乜嘢區別,嗰你就低估它la。

它走過laAR創業風口、行業低穀,並喺今天嘅產業互聯網浪潮中依舊堅挺。這係一家務實且低調嘅企業。

行業山穀

1995年,Gartner谘詢公司依其專業分析預測同推論各種新科技嘅成熟演變速度及要達到成熟所需嘅時間,畫出la一張“技術成熟度”曲線圖。

這張曲線圖把一項技術嘅發展分成la五個階段。

技術萌芽期 (Technology Trigger)、期望膨脹峰值(Peak of Inflated Expectations)、泡沫破裂低穀期 (Trough of Disillusionment) 、穩步爬升恢複期 (Slope of Enlightenment)以及生產成熟期 (Plateau of Productivity)。

某種意義上看,2015-2016年行業高峰之後可以看作係“行業山穀”。

Digi-Capital喺去年4月曾經公布過一份VR/AR行業投資額數據報告,這份報告顯示,喺2017年一季度開始,VR/AR嘅投資熱度就喺持續下滑。

唔過2019年以來,行業正喺迎來複蘇。

趨勢好明顯。今年2月,巴塞羅嗰MWC2019大會上微軟正式發布la第二代混合現實設備HoloLens 2。蘋果、Facebook嘅AR設備傳聞唔斷。

中國創業企業Rokid,也喺5月29日發布la新一代MR眼鏡Rokid Vision。

2016年3月,Rokid成立la進行前瞻性技術探索嘅R Lab,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電子工程係博士饒軼成為la這個實驗室嘅負責人。

這位光電子領域專家、係統設計專家常駐美國舊金山,對AR市場嘅動向有著敏銳嗅覺。

喺他看來,當下係AR市場Gartner曲線嘅第二次抬頭階段。當下可以看到大規模商用嘅希望。

饒軼判斷,AR技術喺ToB市場,未來1-2年間會有比較明顯嘅應用。喺ToC市場可能會稍晚一些,正常預期3-4年會有明顯落地。

過去三年,Rokid係點樣樣越過“行業山穀”嘅?

饒軼用la“積累技術”這四個字來概括這三年。這段時間Rokid喺AR方向幹la兩件事:

1、控製現金流,唔喺唔適合嘅地方花太多錢;

2、聚焦研發嘅產品,唔著急擴大聲量;

他甚至有些享受這段時間。因為短暫低沉期係積累技術最好階段,沒人關注自己,競爭者也較少。

此時做技術、產品積累相對比較有效嘅,唔會受到市場噪音嘅幹擾。甚至接觸客戶時也比較占優勢,因為市場早期客戶並冇嗰麼多選擇權。

從AR技術嘅角度看,Rokid這幾年積澱la四點優勢。

1、光學。光學係AR頭顯嘅核心,點樣樣把它做小,能耗做低,顯示效果做好係關鍵因素。饒軼作為光學專家,帶領嘅Rokid R Lab喺光學領域本身就具備自主研發能力。

2、算法。AI加AR可以使得頭顯設備能更好理解世界。比如喺人臉識別技術同AR眼鏡結合時,AR喺安防等行業運用中會有突破性嘅表現。Rokid作為一家研究AI解決方案嘅企業,本身就喺AI技術上有所積澱。

3、交互。過去三年,Rokid積累探索la大量交互可能性,包括點樣樣顯示唔同嘅顏色、怎樣使用觸摸、語音、手勢跟設備展開交互。

4、係統整合。眼鏡係相對複雜嘅事情,它唔光有工業設計、機械設計、電子設計、操作係統、還有應用軟件算法等等,這些技術嘅整合需要時間磨礪。

ToB掘金

去年年底,“產業互聯網”概念逐漸成為整個互聯網產業嘅發展方向。AR這一新技術也遵循著“產業互聯網”嘅節奏。

2016年以前,AR創業以消費電子方向為主。正如饒軼所說嘅,即使喺今天,AR作為普通消費者可以享用嘅消費電子產品還係有一段距離。

唔過喺今天,Rokid嘅AR項目更多以ToB解決方案為主,我更諗給它定義為“產業電子”。

饒軼認為,B端市場短期內唔敢說係搖錢樹,也係Rokid AR業務嘅主要落地方向。ToB市場嘅落地,使得Rokid可以喺當下獲得一定嘅現金流。

2016年R Lab剛剛成立時,Rokid內部就已經有重點以ToB領域展開突破嘅意識。喺去年9月,這個諗法隨著市場需求逐漸得到認可。

Rokid AR業務形成la兩條腿走路嘅商業模式,一條係B2B,一條係B2B2C。

所謂B2B指嘅係,喺安防、教育、工業、醫療、物流等領域為行業客戶提供解決方案。

以物流為例,Rokid喺5月29日宣布同菜鳥達成戰略合作,Rokid 將運用AR 同AI 技術,探索AR 智能物流,共同推進菜鳥IoT開放平台嘅建設。

當前來看,Rokid會為倉庫工人提供Rokid Glass(若琪慧眼),AR眼鏡基於AI 算法,可以輔助甚至取代傳統手持PDA(掌上電腦),快速掃描條碼,實現實體倉同數字倉嘅實時同步,達到倉儲作業嘅智能化,提高作業效率

以安防為例, 目前主要跟地方公安部門合作,用於民警巡查同執勤。主要功能係人臉識別,此外還有視頻錄製、消息通知、視頻直播等功能。

饒軼提到la一個好有意思嘅案例。

(一代產品Rokid Glass已喺富士康產線投入量產)

第一代眼鏡喺試用嘅時候,民警就喺地鐵站現場抓到一個逃犯,這也證明這技術係有效嘅,“它係一個移動嘅人臉識別嘅儀器,同埋係實時反饋嘅,所以可以有效補充固定安防攝像頭嘅盲點。”

喺工業場景,Rokid則係同智利某礦山嘅檢查項目達成la合作,現場工人可以佩戴AR眼鏡進行礦山勘察,無從判斷時可以把現場觀察到嘅圖象通過遠程嘅攝像頭傳回遠端,遠端嘅行業專家可以喺視野內標注指導。

喺麵向2B客戶嘅時候,Rokid則係喺為客戶提供半定製嘅解決方案。

目前這些解決方案以遠程協助同AI算法為核心,主要涉及人臉識別、物體識別等技術。未來Rokid會建立平台型解決方案,提供標準SDK同工具包,讓企業用戶或者開發者共同探索定製更垂直嘅行業領域。

所謂B2B2C指嘅係,喺零售、體育、文化、藝術場景,為觀眾提供AR眼鏡。這種合作雖然係麵向C端用戶,實際上還係通過B端企業展開嘅。

比方說,Rokid Vision 首個公開合作案例係同F1嘅合作。

觀眾可以通過賽車車身傳感器同攝像頭搜集嘅數據,利用Rokid Vision 同 Teslasuit體感套裝重現賽車體驗,用戶可以親曆F1 方程式冠軍劉易斯漢密爾頓喺2018 年杆位圈賽時嘅視覺衝擊同身體感受。

這一次Rokid喺AWE(增強現實世界博覽會)上發布嘅新一代MR眼鏡Rokid Vision,其實也可以看作係B2B2C嘅產品。

Rokid Vision並非一體機,隻需通過USB-C數據線,就可以兼容市麵上主流嘅安卓智能手機。連接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移動設備,即可可以實現3D視頻、AR遊戲等功能,唔需要額外嘅供電——這款產品嘅售價同一台中端智能手機相仿。

(Rokid Vision)

用戶喺手機上打開Rokid Vision APP,眼前就出現Rokid Vision嘅啟動界麵。目前有3D視頻,MOBA 遊戲、3D網頁瀏覽多個功能可以體驗。

喺饒軼看來,未來Rokid喺消費電子產品嘅AR設備肯定係離唔開手機公司,因為同其單獨去銷售產品,還唔如跟手機公司去捆綁銷售。

Rokid提供產品,手機品牌提供渠道、品牌同供應鏈上嘅支撐,雙方取長補短把產品推到市場。這種策略可能會更可行。

從Rokid Vision嘅發布來看,Rokid嘅AR戰略係咁樣嘅。

1、保證喺ToB市場獲得充足現金流嘅同時,適度試水喺ToC市場;

2、用相對低成本嘅解決方案讓大眾市場獲取嚐鮮體驗,力所能及嘅範圍內教育市場;

漸變期等待起飛

國內企業戰略及管理學研究者朱恒源有一個“變革動態管理模型”。

如果說Gartner曲線更多同產品技術層麵嘅落地相關,嗰麼“變革動態管理模型”這個曲線則係更多同產業鏈同商業節奏有關。

某種意義上看,當下發展階段就係圖中所示嘅智能手機同AR設備這兩條動態曲線嘅重疊區間。

這個區間接近智能手機嘅劇變期,也係AR設備嘅漸變期。

按照朱恒源嘅觀點,一個新品類剛出來,發展到小眾市場階段時,它嘅主要矛盾係無限嘅市場前景同少得可憐嘅用戶基數之間嘅矛盾。

一條新嘅S曲線剛開始嘅時候,係冇人願意跟著走嘅,所以最開始需要到原有價值鏈中去借資源,拚湊出一個最小嘅粗糙嘅價值鏈。

一旦喺產品市場上達到la一個最小規模,就可以唔斷地把原來價值鏈體係中嘅資源分階段吸引過來,造成原有嘅價值鏈體係被唔斷地解構,再圍繞新嘅用戶需求重構一個新嘅價值鏈。

AR乜嘢時候能帶來下一代計算設備嘅變革,沒人明白。

但饒軼更像係個“務實主義者”。他認為:

創業其實最大嘅生死線就係你能唔能生存,如果唔談生存隻談一些遠景同未來能發生嘅事情,實際上係胡說八道。喺今天,能落地嘅公司、能生存嘅公司、可以拿到訂單嘅公司才係可以笑到最後嘅公司。

Rokid,就像係一隻鱷魚,靜靜趴喺當下手機、AR產業鏈變革嘅河流之中養精蓄銳,靜靜等待著獵物到來。

———————————————-

作者 | 吳俊宇 公眾號 | 深幾度

作者係獨立撰稿人,微信號852405518

關注科技公司、互聯網現象嘅解讀

曾獲鈦媒體2015、2016、2018年度作者

新浪創事記2018年度十大作者

品途網2016年度十大作者

騰訊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響力自媒體

search更多:手機數碼電腦
at手機數碼電腦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