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龐大一夢三十年,驚夢一醒江湖遠

原標題:龐大一夢三十年,驚夢一醒江湖遠

文|李一帆

六年前,有媒體問龐大集團董事長龐慶華:“你諗象中,龐大五年以後會係怎樣嘅格局?”

龐慶華嘅回答好鎮靜:“肯定有千億元嘅結構,繼續做國內同類企業嘅標杆。”

時間好快來到la2018年,這一年,龐大集團營業收入420.34億元,同比下降40.3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嘅淨利潤-61.55億元,同比下降3003.23%。龐慶華嘅千億計劃,折戟沉沙。

但這仍然唔係結束。比之更殘酷嘅,係半年後嘅現喺,有媒體曝出,由於無法清償到期債務,龐大集團已於今年5月17日申請破產重組。

64歲嘅龐慶華一定未曾諗到,五年時間過去,自己唔但沒能繼續問鼎江湖,反而身邊徒剩一地雞毛。

碩果僅存,疲於奔跑,龐大集團敗走資金鏈嘅始末,其實也係我國傳統汽車經銷商跌宕發展嘅縮影。

若論年限,龐慶華算係汽車經銷行當裏嘅老江湖,他進入汽車行業嘅時間,比現下排名經銷商集團第一位嘅廣彙集團董事長孫廣信,早la整整20年。

1983年,龐慶華被分配到河北灤縣物資局下屬嘅機電公司,彼時他嘅主要工作,就係發動身邊一切關係尋找車源,然後倒手轉賣。

龐慶華到現喺仍記得自己嘅第一單生意,嗰係他以每輛4.6萬元嘅庫存車價格,從齊齊哈爾市國庫拿到嘅25輛進口嘅日野牌164卡車,由於當時貨源、渠道都好匱乏,龐慶華嘅25輛車到手沒多久,便銷售一空。

就係從嗰時開始,龐慶華開始對賣車充滿興趣,並且信心倍增。

他給自己下la個決心:“這輩子就幹一件事兒,賣車。”

展開全文

隨著賣車經驗嘅日漸豐富,龐慶華漸漸練就la慧眼識車嘅本事,有些車他隻要瞄上幾眼,就能判斷出好唔好賣;車型嘅基本狀況、相關數據以及價格變化,同樣信手拈來。

到la1987年,龐慶華為灤縣機電帶去嘅年度淨利潤,已經達到la53萬元,比單位分給他嘅5萬元盈利任務,高出la十倍之多,同埋,基本壟斷la唐山嘅汽車市場。

憑借對汽車嘅敏感同la解,龐慶華唔久之後成為la灤縣機電嘅負責人,汽車事業開始穩步發展。1994年,灤縣機電更名為“冀東物貿”,業務範圍被允許唔再局限喺河北境內;1999年,冀東物貿改製為民營企業,河北省省長親自出麵,鼓勵龐慶華將其“做大、做上市”;2008年,冀東物貿更名為“龐大集團”。

嗰幾年,龐慶華喺當地留下la好多“會賣車”嘅口碑故事。

比如,2005年,龐慶華曾經自掏腰包600多萬元,買la21輛新皇冠分給la嗰幾年業績優秀嘅店長同高管;嫌棄每年嘅優秀經理人頒獎典禮都隻有發言同頒獎,落入俗套,龐慶華參照奧斯卡電影頒獎典禮,親自設計典禮環節,還配備小提琴演奏,讓草莽經理人們過la把紅毯癮;堅決唔讓投資者介入管理事宜;2008年金融危機席卷車市時,直接喊出“唔減薪、唔下崗,昂首闊步上戰場”嘅口號,收割la一批賣命兄弟。

所以喺2008年經濟形勢一片惡劣嘅情況下,龐大集團嘅銷售利潤率仍然高達2.8%,而普通經銷商即便喺金融危機之前,利潤率也平均隻有1%~2%。

龐大嘅崛起,絕唔係偶然嘅存喺。

龐慶華對“賣車”嘅專注,放喺整個經銷商行業裏都係最難得嘅嗰個。廣彙橫跨十幾個行業摸爬滾打,利星行坐擁五大主力業務,永達嘅房地產同交通業務同汽車銷售三分天下,幾乎隻有龐大,係喺依靠“賣車”一條腿走路。

即便係當年同斯巴魯合資成立銷售公司,還有轟轟烈烈地試圖收購薩博,龐慶華嘅最終目嘅,也係為la賣車。

他說過:“龐大永遠唔做汽車製造,即便有一天收購汽車廠商或者汽車品牌,也係出於銷售權利。僅係為la生產製造冇意義,因為這唔係龐大嘅強項。”

他拿下la半數以上嘅斯巴魯經銷商,並喺2013年同斯巴魯合資成立la中國銷售公司,占股40%,開始掌控斯巴魯喺中國嘅發展同走向。從斯巴魯新車上市嘅定價、金融政策,到車主嘅售後維修、保養,龐大多多少少都會幹預其中。

薩博破產之前,他也試圖同薩博以50:50嘅注資比例成立合資銷售企業同生產企業,同時買下薩博彼時國內代理商世爵汽車24%嘅股權。龐慶華嘅目嘅簡單而原始,就係通過拿到更多薩博嘅區域代理權,盡可能地壟斷薩博喺中國嘅銷售業務,繼續走“斯巴魯模式”。

遺憾嘅係,龐大兩次同車企嘅合作,都以失敗告終。

由於銷售渠道單一,斯巴魯同龐大都希望賺取利潤,所以斯巴魯嘅新車售價同售後成本居高唔下。同埋由於一直以來斯巴魯過於依靠龐大集團,對中國市場始終沒能掌握足夠嘅主導權,也缺乏對中國消費者嘅正確認知,所以銷量每況愈下。

喺2011年達到頂峰5.72萬輛嘅銷量後,一路走低,2017年銷量3.05萬輛,2018年僅為2.48萬輛。斯巴魯喺華嘅一級經銷商數量,也跌至55家,比巔峰時期少la一半。

而薩博破產之後,被賣給la國能汽車,沒能同龐大產生絲毫關聯。

但盡管如此,依然唔能改變,龐慶華同車企嘅這兩次深度接觸,唔理哪次都稱得上係經銷商行業嘅巨大變革同創新。

對於“賣車”,龐慶華執著嘅背後,係因為他真嘅把“打造中國獨特嘅汽車銷售模式”這件事,當作“理諗”喺奮鬥。

他從龐大更名為龐大開始,就給自己定下la三個目標:一,進入世界五百強企業;二,永葆行業領先地位;三,打造中國最優秀嘅汽車服務品牌。

前兩點我們暫且唔表,單說第三點,十年前龐大做嘅服務之家,就已經絕對堪稱業內領先。嗰時候嘅某些龐大斯巴魯4S店,按摩椅、足療、上網、電影空間、乒乓球桌、茶藝室、培訓交流中心等等服務一應俱全,代步車、24h救援隨叫隨到,比之十年後今天嘅NIO HOUSE,有過之無唔及。

可以說,龐慶華把這份經銷商事業,看得心比天高。

他甚至說過,經銷商集團效益好嘅時候,利潤係完全唔次於車企嘅,車企同經銷商嘅地位,冇孰高孰低。

為la維護經銷商嘅形象,直到近兩年遭遇資金危機之前,龐大唔管對員工、銀行還係供應商,都冇欠過一次錢。龐慶華嘅汽車夢,一直都係試圖帶領中國汽車經銷商,走一條獨特嘅發展之路。

他曾經距離夢諗好近。2011年4月28日,龐大集團喺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同時創造la三個第一:國內首家通過IPO方式登陸A股市場嘅汽車經銷商集團;全球市值最高嘅汽車經銷商集團;上市單筆融資額最多嘅民營企業。

但這也係龐大集團最後一次站上行業之巔。

時代最終冇給龐慶華領航嘅機會。

對,我至今認為,龐慶華嘅盲目同無須擴張,絕唔係龐大集團席地而坐嘅唯一原因。

就像龐慶華嘅起家一樣,除la自身能力使然,用他自己嘅話說,也係得益於“時勢造英雄”。

龐慶華能喺80年代就賣車一舉成名,係因為他初到機電公司嗰一年,恰逢工業改革真正邁出實質性一步,汽車工業開始進入雙軌製,佢哋擁有la采購權。

後來經銷事業發展,同樣離唔開2010年之前汽車行業嘅百花齊放,嗰時候其實經銷商隻要能拿到銷售授權,就根本唔愁賣。

龐慶華過去嘅每一步,都踩到la汽車市場爆發嘅時間節點上。

然而,2010年以後,中國汽車銷量增速放緩,甚至一度出現負增長,經銷商數量卻越來越多,好日子一去唔返。

比如龐大,2010年嘅淨利潤還高達12.4億元,淨利潤率2.3%,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到la2011年,利潤就已降至6.5億元,淨利潤率僅為1.17%。

可惜嘅係,盡管龐大好快就意識到la這一問題,也立刻宣布開始放緩擴張腳步。但還係有些晚,好多早喺2010、2011年就簽下嘅項目,已經冇挽回餘地,唔得唔開工建設。

於係,2011年龐大旗下經營網點達到la1095家,其中410家為新增網點;2012年達到la1257家;2013年1351家,已經係三年前嘅兩倍之多。

更可怕嘅係,相比其他汽車經銷商,龐大經營模式嘅最大唔同係鐘意自購土地建店而唔係租賃土地或收購其它店。多年下來,龐大嘅土地擁有量高達1.25萬畝,幾乎相當於一家中型地產商嘅土地儲備量。

這讓龐大成為la絕對嘅重資產企業,本身汽車庫存就會占用巨額資金,購買土地唔但要花錢、唔能帶來效益,還要投入各種稅費。同埋,銀行唔會為土地提供乜嘢貸款。

由此一來,龐大嘅資金鏈壓力可諗而知。從2013年起,龐大嘅利潤就一年比一年地快速下滑。

尤其近兩年,由於車市下行、銷量大幅下滑,龐大嘅資金鏈迅速縮緊,隨之而來嘅,就係從提前一個月還銀行貸款,變成la提前半個月、提前一周、直到還款當天……而這也讓銀行們直接發現la龐大嘅資金問題,於係,數家銀行唔約而同開始對龐大抽貸,一年多時間裏,就抽貸la242億元,直接抽幹la龐慶華。

對資金密集型嘅經銷商來說,這無異於直擊命門。

2019年第一季度,龐大集團虧損4.98億元,同比暴跌大約2500%,全國經營網點僅剩806家。

前唔久新出爐嘅經銷商百強榜單中,龐大集團也已下跌到la第九名,其420億嘅營收收入僅為廣彙汽車嘅25%。真真兒係入行一夢三十年,驚夢一醒江湖遠。

而這輪資金鏈斷裂後,債權人向法院提出對龐大嘅破產重整,更成為la壓垮龐大嘅最後一根稻草。

但其實,成為驚弓之鳥嘅,又何止龐大呢?

去年,廣彙集團出讓la40.964%嘅股權給恒大,恒大成為廣彙集團第二大股東;永達汽車、潤東汽車、廣彙寶信等集團紛紛出現利潤下滑,甚至出現虧損;太多汽車經銷商嘅盈利情況同局勢,都唔容樂觀。

龐大集團嘅困境並非偶然,甚至堪稱代表,其背後麵臨嘅係整體汽車經銷行業嘅轉型困境。

有時我忍唔住喺諗,龐大破產重整之後,或許還有餘地可挽回窘況。

因為其一,龐大至少還有土地。按照龐慶華嘅構諗:“現喺土地值錢la,如果龐大把土地都賣la,就能把前期’養地’費用都賺回來,再反租也可能就唔會有問題。”

其二,因為還有拖欠嘅銀行貸款,龐慶華希望能借此機會,將銀行從債權人變成股東,倘能實現,就能解決資金流動性嘅根本問題。

其三,龐大其實一直都係中國汽車經銷商中最勇於嚐試新鮮事物嘅企業。比如試圖入股薩博、同斯巴魯成立合資銷售公司、拿下雙龍中國總代理、推出帶專利嘅烯潤石墨烯機油,還有成立龐大汽車電商、雨露上門保養、叮叮約車、叮叮物流,同北汽新能源合資成立綠行分時租賃等等。龐慶華從來唔缺衝勁兒,即便現喺他仍然堅信,“重整之後就係重生”。

可整個經銷商體係嘅弊病,隨著經濟同車市嘅雙雙下行,又該何去何從呢?

search更多:創業
at創業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