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赴美挖金礦修鐵路華工靠開飯館、開洗衣店、開雜貨鋪賺了第一桶金

原標題:赴美挖金礦修鐵路華工靠開飯館、開洗衣店、開雜貨鋪賺la第一桶金

開平碉樓遊記之四

立園,三代連續創業嘅謝氏家族給祖國留下嘅瑰寶

寫喺前麵:

立園裏麵還陳列著當年謝氏家族嘅汽車

喺欣賞開平碉樓嘅壯麗之餘,還埋有一條暗線:中國華工遠渡重洋,九死一生求生存;棄工從商因地製宜,勤勞智慧創奇跡。

江門從廣東最落後地區,開平從匪患橫行、食唔果腹嘅三唔管到超過半數嘅人喺海外安身立命;再到大量華僑持巨資回國建設家鄉光宗耀祖,前後唔過幾十年嘅時間。

立園兩座別墅嘅另一座——泮文,整棟拿出來作為中國華工紀念館;裏麵用大量嘅文字、圖片、實物向我們重現100多年前三次華工潮嘅悲慘史實。其中有一則當年嘅招募廣告:“美國人都好富有,嗰裏工資高,房子又寬敞。至於食飲穿,更係任你挑任你選。嗰可係個好地方,冇官府,冇士兵,人人平等。嗰裏也有中國財神,還有招工局代辦處。別害怕,你會走運嘅。美國嘅錢多得好,隨你花。”

華工,以自己嘅血肉之軀為全世界嘅經濟發展做出貢獻

喺咁樣嘅海報以及之前華工轉向包工頭嘅蠱惑下,幾十萬中國華工唔遠萬裏前往美國充當淘金熱嘅礦工以及東西貫穿鐵路嘅勞工。這其中嘅艱辛同悲慘喺此就唔贅述la;僅提供兩個標題作為史實:

赴美華工血淚史:途中死亡率達64.21%;

美國鐵路嘅內華達山脈路段,每一根枕木下都埋著一個中國人嘅屍骨;

知名華僑謝維立先生同他建造嘅立園別墅泮立樓

出國求生存,發家靠智慧

謝維立全家福:左邊係第一個太太司徒氏,係他喺美國嘅大學同學

然而,就係喺如此惡劣環境下,仍然有勤勞果敢智慧嘅華人勞工,利用聰明嘅頭腦、過人嘅技能從社會最底層一步步爬升到富甲一方,並回鄉投資建設。靠著這些先行者,開平如今已經係廣東有名嘅“華僑之鄉”,全市人口68萬,但旅居海外嘅華僑同港澳台同胞則有75萬。

這中間除la勞工勤勞勇敢、頑強唔屈嘅之外;更多嘅應該係因地製宜、發揮所長起la決定性作用。19世紀中下葉,中國三次赴美華工潮從一個角度看滿滿嘅血淚史,另一方麵則係觸底反彈、物極必反嘅一次生命重新淬煉。

然而,喺整個開平碉樓嘅遊覽當中你會從一些介紹嘅細節中看到,作為觸底反彈嘅開平華工喺異國他鄉用自己嘅智慧同積累成為la富甲一方嘅經濟力量。

開平第一樓:瑞石樓,由喺香港經營錢莊同藥材生意發家嘅黃璧秀打造

自力村首富同立園三代連續創業

自力村第一樓銘石樓,樓主方潤文回家建樓之後沒多久就回到美國

自力村第一樓銘石樓樓主方潤文生於清光緒四年(1878年),卒於民國二十四年(1948年)。據說他家早年缺田少地,隻好到美國謀生,開過餐館,後以“其昌隆”雜貨鋪發家,並成為la自力村嘅首富。

立園謝氏三代華人嘅第一代謝日佑,係挖金礦嘅艱苦勞作中發現la商業機遇:好多華人盡管可以忍受惡劣嘅工作同生活環境,但實喺食唔慣西方嘅飲食。所以總托人從三藩市唐人埠飯店代辦食物;日子久la,唐人埠飯店就分支到礦區去。當時金礦區采金嘅洋人常常把穿著唔久嘅髒衣服扔掉,因為佢哋唔像華工嗰樣,喺疲累中還擠出時間來洗衣服。

立園博物館中,立園謝家嘅各類人等

後來佢哋看到采辦夥食嘅華僑有些閑暇,便請華僑代洗衣服。後來華人嘅洗衣業就由此萌芽起來;謝日佑發現開飯店同洗衣店係一個唔錯嘅商機,遂放棄la挖礦,專門從事飯店同洗衣店嘅經營,賺到la人生嘅“第一桶金”。

謝日佑嘅長子謝聖泮(1871-1953)利用父親嘅“第一桶金”喺美國開設la“致同堂”藥材鋪同“環球貨品”商行;喺香港設立“佑同辦莊”(經營出口貿易、貨幣兌換等),謝家嘅第二代就已經喺當地富甲一方la。

謝維立則自小離家赴美讀書,大學畢業後」子憑父貴」,富貴一方。

謝維立回鄉娶嘅二太太譚玉英因兩地思念難產而死,謝磚為她修嘅別墅

立穩腳跟求發展,更應推崇

自力村裝飾極為優美嘅潤生居廬

就開平一帶而言,一共經曆la三次大規模嘅移民潮,去向主要係美國。第一次係19世紀40年代初,當時西方殖民者為la東南亞嘅開發,喺中國招收la大量“契約勞工”到嗰裏開采礦山、墾荒種植、修建公共設施;

第二次移民潮出現喺19世紀40年代末,時值美國西部發現la金礦,隨後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地也發現la金礦,開平人作為“賒單華工”赴美興起高潮;

第三次移民潮發生喺19世紀60年代,當時美國同加拿大修建橫貫東西嘅鐵路,大批開平人被運往美、加做苦力。

立園謝氏家族嘅第一代謝日佑、自力村第一樓銘石樓樓主方潤文分別係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嘅典型。

可惜嘅係,這方麵嘅介紹都係寥寥數語,好難全麵展示中國華工中嘅精英分子點樣樣喺唔熟悉嘅土地上,充分自身優勢從“豬仔”到富紳嘅過程。

自力村第一樓樓主方潤文同三位太太嘅照片

當然,除la像立園謝氏家族同自力村方潤文咁樣嘅幸運者,更多嘅係悲慘嘅故事。

一個新婚同死別,一生隻見兩次麵

開平人譚積興,1887年生,1904年新婚,婚後即同同鄉兄弟赴加拿大蒙特利爾從事洗衣業。因一直未能攢足盤纏,碌碌一生,難回家鄉,更談唔上同父母妻子團圓。直到1959年,譚才抽空回香港見la妻子一麵。兩年後,老妻病亡,譚積興最後也客死異鄉。

新婚即別離,至死難回家。譚積興嘅遭遇並非個案,當年喺開平、台山一帶,守寡終身,獨自撫養子女同老人嘅婦女絕非少數。

search更多:旅遊
at旅遊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