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講道理說服阿虛!動畫嘅魅力就是從虛構嘅故事中尋找真實感

原標題:講道理說服阿虛!動畫嘅魅力就係從虛構嘅故事中尋找真實感

二次元圈子有這麼一句話,“喺虛構嘅故事當中尋求真實感嘅人腦袋一定有問題。”這係著名嘅京都動畫出產嘅動畫片《涼宮春日嘅憂鬱》中,男主人公阿虛嘅一句絕妙嘅吐槽。雖然吐槽本身好犀利,但係被好多人用來嘲諷瞧唔起嗰些去深刻研究動畫、遊戲中嘅設定嘅人。筆者覺得這係冇道理嘅,因為,動畫這種藝術表達形式本身,就有著喺虛構嘅世界中表達獨到嘅“真實感”嘅獨有嘅魅力,這正係動畫唔同於真人電影嘅魅力所喺。

動畫通過“設定”帶來獨特嘅真實感

動畫嘅製作過程中,導演同演出、角色設計師,會根據劇本同原作,來為動畫創造好多“設定”,人物設定,道具設定等,這些都係根據故事發展嘅需要,按照一點嘅邏輯來完善嘅,好多設定喺原作嘅漫畫、小說中可能顯得唔夠具體,比如《名偵探柯南》中,怪盜基德使用嘅卡片槍嘅樣式係點樣樣嘅,卡片嘅樣式係點樣樣嘅,又比如《Re從零開始嘅異世界生活》中,艾米莉亞嘅發夾嘅樣式,隻從漫畫嘅一些角度,可能對這些小物件嘅情況唔夠清楚,但係製作動畫嘅時候卻十分追求邏輯上嘅嚴謹,一些小道具、小物件,都係需要進行明確嘅設定嘅,唔能諗到哪係哪,隨意繪製,這都係為la觀眾喺觀賞作品嘅時候唔出現邏輯上嘅錯誤,為此,一部動畫片嘅設定多嘅能達到1集就有200多種設定,詳細到主人公食飯用乜嘢手操作筷子,這種細節都唔會漏掉,所以作品嘅劇情才能打動觀眾,因為就係有“虛構嘅真實感。”

展開全文

動畫嘅演出本身就獨具特色

其次,動畫片嘅“演出”本身就具有動畫片獨有嘅魅力。

動畫片嘅演出一般會誇張而充滿諗象力,但係卻唔會脫離現實同人類嘅認知,好比動畫裏嘅一拳,可以把人臉打嘅嵌進去一塊,然後被打飛;現實世界,人被打la一拳頭唔太可能被震得飛出去,但你卻可以諗象,如果力道足夠大,嗰被震得飛出好幾米也唔係乜嘢唔合理嘅情況,所以就能默認接受“一拳將人打飛”咁樣嘅演出效果,這種演出,就被筆者稱作“十分動畫嘅演出”,也就係隻有動畫裏才有,隻有動畫片裏才恰當嘅表現方式,喺真人電影裏,即便配合上逼真嘅CG,也未必顯得出真實感,反而會顯得“好尬”,這就係動畫獨有嘅魅力。

這種“雖然好誇張,但卻能接受同理解”,正係因為動畫嘅演出雖然誇張,誇大,但往往會符合運動嘅原理或者規律,從而塑造la一種獨特嘅“虛構嘅真實感”。

動畫嘅色彩本身也具有鮮明嘅特征

動畫嘅色彩運用別有一番用意。唔同嘅色彩風格同唔同嘅色調,會帶給觀眾截然唔同嘅觀感,為動畫指定色彩嘅“色彩指定”,必須反複思考,通過乜嘢顏色來表達乜嘢樣嘅感情。唔同嘅上色,會給觀眾帶來大相徑庭嘅印象,其表現力甚至會超過線畫本身。而真人電影,需要借助燈光、照明效果,服裝,攝像甚至天氣嘅因素來影響最終畫麵嘅色彩,而二次元嘅動畫,隻需要十分小嘅投入,便可以一探效果嘅究竟,這係二次元獨有嘅優勢。

而根據動畫所需要嘅誇張、諗象力,有嘅時候,白天也需要用到陰暗漆黑嘅色彩,夜裏也可以係明亮而絢麗嘅色彩,但係若將這種色彩直接運用於真人電影中,就會覺得過度嘅誇大同違同,但係運用喺動畫中,卻會隨著故事嘅發展自然而然嘅將分鏡所需要傳達嘅感情,如實傳遞給觀眾,這就係動畫片對色彩運用方麵,所塑造嘅“虛構嘅真實感”。

烘托感情嘅音樂

動畫中嘅背景音樂也能烘托作品嘅感情,甚至能好大程度嘅影響作品嘅感情誘導。

就如同《名偵探柯南》中所提到過嘅,被要求去某個秘所碰頭嘅神秘郵件嘅故事場景,配上一個陰鬱嘅背景音樂,我們才能聯諗到係被害人同犯人之間嘅秘密幽會,如果同樣嘅畫麵,配上la一段浪漫嘅背景音樂,我們還以為這個畫麵係有人諗要表白呢。

準確嘅音樂表達,也足以增強故事帶來嘅“真實感”。

這個世界並唔會有巨大嘅怪物襲擊向我們,也唔會有千軍萬馬去砍殺這些怪物,但係《進擊嘅巨人》中,氣宇軒揚嘅背景音樂卻將嗰種虛構嘅氣勢渲染得十分逼真,十分迫真嘅緊張感塑造,也係《進擊嘅巨人》打動觀眾嘅原因之一。

小結:動畫片係多方麵嘅綜合藝術,它結合la視覺、聽覺等各方麵嘅觀感,激活la人們對“畫出嘅運動”嘅直觀理解,而各方麵嘅技術表達,最終讓動畫這個虛構嘅世界,獲得la現實生活中冇嘅“真實感”,這本身就係動畫嘅魅力所喺,所以用阿虛嘅話吐槽動畫本身,就係唔成立嘅偽命題。

search更多:動漫
at動漫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動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