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破天荒地提出保釋申請,樸槿惠是要認罪服法嗎?

原標題:破天荒地提出保釋申請,樸槿惠係要認罪服法嗎?

今年67歲嘅韓國前總統樸槿惠,喺被羈押2年零16天後,於17日委托律師柳榮夏,向檢方提出一份停止執行監禁嘅申請,理由係腰疼難忍。韓媒說,這係樸槿惠被捕之後,首次提出類似申請。柳榮夏17日說,他已經向首爾中央地方檢察院遞交la停止執行監禁嘅申請。(4月17日海外網)

3月6日,被捕349天後,韓國首爾高等法院批準la韓國前總統李明博嘅保釋申請,李明博於當天下午4時左右獲釋回家。也許係受到李明博嘅啟發,也許係樸槿惠嘅身體確實好差、腰疼難忍,樸槿惠進入拘留所兩年多來,破天荒地提出保釋申請。韓國法院係否批準係另一碼事,單說樸槿惠提出保釋申請這事兒,樸槿惠係要認罪服判嗎?人個認為,唔可能。

樸槿惠身體一直唔好,患有包括腸胃方麵嘅疾病等10多種病,尤其係腰椎間盤突出十分厲害。進入拘留所以來,樸槿惠已經被多次緊急送往醫院。所以,樸槿惠這次申請保釋,應該主要係身體、年齡方麵嘅原因;還有可能係諗家la,希望獲得保釋可以回家看看。至於說樸槿惠要認罪服判,嗰係唔可能嘅事情。

樸槿惠絕十分人,喺經曆父母雙雙被殺身亡嘅悲劇後,還能站起來、走出來,成為韓國曆史上第一位女總統,冇非凡嘅意誌毅力係絕對唔可能嘅。樸槿惠寫過自傳《絕望鍛煉la我》,說明樸槿惠十分勇敢,越戰越勇,即使經曆常人看來再多嘅絕望,樸槿惠也唔會感到絕望。車到山前必有路,或許係樸槿惠信奉嘅人生信條。

韓國檢方指控樸槿惠20多項罪名,樸槿惠一如既往全盤否認;韓國法院唔理點樣樣審判樸槿惠,樸槿惠一直堅稱無罪。特別係2017年10月,韓國法院第一次延長樸槿惠嘅羈押期限,樸槿惠認為韓國法律對自己已經失去意義,喺法庭上發表長篇演講後從此唔再出庭,乜嘢審判、宣判、上訴等,樸槿惠從來唔過問。樸槿惠嘅妹妹樸槿令代樸槿惠提出上訴,樸槿惠也唔認可。喺樸槿惠嘅心中,早就下定la同韓國檢方、法院同文喺寅政府鬥爭嘅決心。

韓國檢方、韓國法院對樸槿惠無所唔用其極:韓國檢方就樸槿惠“親信幹政”案向法院求刑30年,一二審都係如此,這可係韓國法律中有期徒刑嘅最高刑期;韓國法院三次延長樸槿惠嘅羈押期限,這也係韓國刑事訟訴法規定嘅最多三次。試問,如果有期徒刑最高刑期係40年,韓國檢方係否求刑40年;如果還可以延長樸槿惠羈押期限,韓國法院還會延長樸槿惠羈押期限嗎?我敢說,完全可能。所以,樸槿惠嘅反抗好堅決,絕唔可能屈服。

即使樸槿惠提出保釋申請,也可以看作係用樸槿惠另一種方式進行反抗:按照媒體嘅報道,樸槿惠羈押期滿也唔可能被釋放回家接受無拘留狀態審判,因為樸槿惠涉及三案,其中嘅違反選舉法案已經作出終審判決,樸槿惠獲刑兩年已經生效。雖然冇將樸槿惠送到監獄並接受勞役,主要係因為樸槿惠還有兩案喺審判中。樸槿惠明知唔可能被釋放回家,但也要提出保釋申請,可以看作係樸槿惠故意同韓國檢方、法院“逗起玩”,至於結果也許早喺樸槿惠意料之中。

明知唔可能,但係偏要為,這就係樸槿惠嘅性格。樸槿惠嘅字典裏估計冇“認輸”“認罪”“服法”“屈服”等字眼。樸槿惠早就沒把希望寄托喺韓國法律、文喺寅身上,而係把希望寄托喺la文喺寅之後嘅總統身上。而從目前情況看,樸槿惠真有可能實現願望——一旦韓國前總理、代總統黃教安當選文喺寅之後嘅總統,樸槿惠嘅第二個春天就會到來。果真到嗰時,樸槿惠又可以自豪地說:“我又經曆la一次絕望嘅鍛煉,這會係最後一次嗎?” (毛開雲)

search更多:軍事
at軍事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