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小米另一麵:一個AIOT商業操作係統

原標題:小米另一麵:一個AIOT商業操作係統

王如晨/文

前日(6月11日)嘅小米生態鏈發布會,可謂冗長複冗長。小米高級副總裁王川、小米生態鏈總經理屈恒,兩人逐一介紹產品同方案,功能複功能,講la差唔多兩個半小時。

其中,一個“小愛老師”,王川就講la40多分鍾。倘若冇雷軍同謝霆鋒聯袂出場一段,整個過程頗有些枯燥。

唔過,喺誇克君參加過嘅小米活動中,卻從未像今日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一個強大嘅小米形象。

它同發布會主題透露嘅信息有關。嗰就係,小米2019年年初落地嘅“手機+AIOT”雙驅動戰略之一嘅AIOT。

諗說,小米唔但已成為全球智能設備連接數量最多、品類最多元嘅消費AIOT領導者,已沉澱下至少3年嘅領先身位,更係已成為事實性嘅行業標準製訂者,它也係一種AIOT領域嘅“操作係統”。它未來多年嘅業務形態、商業模式、組織管理乃至整個核心競爭力,可能都會因為這一版圖而發生關鍵變化。

先看一組數據。截至2019年Q1,小米IoT平台已連接設備數超過1.71億台,同比增長70%,覆蓋超過200多個國家同地區。

你可能看慣la手機巨頭動輒一兩億、兩三億部出貨,覺得1.71億台IoT設備連接數一般吧。但這裏並唔包括小米手機同小米筆記本。

事實上,放眼全球,唔理安卓生態幕後嘅穀歌、獨立體係嘅蘋果、產品線相當豐富嘅三星,還係悲情又牛逼嘅華為,都遠唔如小米嘅AIOT數字。嗰些PC、黑白電巨頭更唔用說la。兩年來,AIOT聲量衝得唔錯嘅阿裏,其實品類主要就係智能音箱、智能投影電視、有限嘅汽車等。

自首度公布年度連接數之後,小米已領先業界5年之久。

連接數背後,還有結構優勢:全球冇哪家單體公司擁有小米AIOT品類嘅多樣性。它唔但包括各種移動互聯網智能終端、周邊產品、智能家電,還有好多運動、健康等設備。

展開全文

前日小米一口氣發布la小米手環4、AI學習機“小愛老師”,米家互聯網洗烘一體機Pro(10kg)、米家互聯網煙灶套裝、米家智能門鎖(推拉式)、米家電磁爐套裝鋒味定製版、小米旅行箱(20英寸布朗熊限量版)、米家九號平衡輪、小愛音箱萬能遙控版、小米巨能寫中性筆等新品。跟一年前米家發布會相比,米家品牌新增186款新品,產品矩陣日益豐富。

另外一組數據也好有意思:米家APP月活用戶已超過2610萬,非小米手機用戶占比超過50%。這意味著,基於數據同AI技術嘅小米AIOT連接模式、中控管理,已經滲透第三方市場。

屈恒昨日強調,“米家”已被確立為麵向未來嘅智能電器品牌。這一動向,唔止智能終端概念,它其實係小米幾乎所有要素嘅凝結同輸出機製,同時帶有製訂行業標準嘅用意。

有人說,小米IOT已領先行業3到5年。我覺得單純嘅數量規模還係其次,它展現嘅前瞻性、係統性、強大嘅網絡規模乘數效應才最有力。

全球巨頭都喺朝這一領域集結。嗰些具有生態優勢且正強化雲計算同AIOT服務嘅巨頭有更多滲透空間。唔過,喺消費領域,短期諗追上小米十分困難。

複習下數據。截至2019年Q1,小米IoT平台已連接設備數超過1.71億台,同比增長70%,覆蓋超過200多個國家同地區。

小米成為消費領域AIOT老大,一些人認為唔過“豎子成名”,充滿偶然,隻要巨頭們稍加投入,就好快超它。

誇克君諗說,小米AIOT嘅崛起裏,有十分複雜嘅邏輯:一重來自小米自身嘅趨勢洞察、生態探索以及它基於數據、AI技術、開放生態鏈建立嘅富有門檻嘅服務模式;一重則來自整個行業複雜嘅壁壘,小米,恰恰就扮演la打破整個行業壁壘、填補“結構洞”嘅核心角色。

IOT概念上世紀90年代就有。前10年探索比較狹隘,唔係側重數娛服務嘅數字家庭,就係側重連接嘅傳感網。前者以電視(機頂盒)為主要探索平台,後者則有比較廣泛嘅2B服務。

到移動互聯網爆發周期,隨著手機成為設備關聯嘅入口,諸多企業開始探索更大範疇嘅IOT服務。幾乎所有手機巨頭、家電、數碼企業、互聯網巨頭以及技術同平台支撐方都有雷同嘅戰略規劃。

但尷尬嘅事實係,多年過去,同民眾生活關聯緊密嘅場景中,除la小米,你根本看唔到哪家真正具有規模化嘅服務。

好多人習慣將原因歸於技術壁壘。說係市場技術標準唔一,各家接口互唔開放,導致各家看似都喺布局,但幾乎冇乜嘢規模化連接。喺我看來,這觀點有些本末倒置。

我嘅觀察係,技術標準唔統一隻係表象,各家缺乏規模化嘅根本原因係路徑同模式嘅問題。大都隻諗依托自己,建設一片獨立嘅花園,強調肥水唔流外人田。實際落地中,唔係受限於終端品類有限,就係受限於用戶觸達同服務落地無力。而方案企業雖有技術能力,卻無法建立一種生態。

舉幾個例子你就明白。比如格力,2014年就強調IOT同智慧家居,但它嘅品類有限,且集中喺空調等白電及小家電,同用戶嘅交互缺乏手機入口優勢,缺乏運營概念,內容及服務更弱;比如華為,有強大網絡連接力同端到端服務,手機業務更係全球牛逼,電視將要推出,用戶入口強勢,AI技術強大,但它消費終端品類有限,用戶運營、內容服務更非優勢,僅靠自身,唔可能有多少效應。

蘋果、穀歌也係如此。蘋果有手機、PC、PAD、數碼周邊,但偏重個人,智能家居概念弱。穀歌邏輯上應該有相當規模,它確實也有獨立嘅智慧家庭管理平台,但自身並冇多少硬件同終端開發經驗,更多依賴生態夥伴。當終端企業都諗各自構建獨立嘅平台時,穀歌也唔可能有更大表現。

一度稍好嘅百度,借助語音確實有所斬獲。但截至目前,它更多還係力推自身嘅小度,品類單一,語音AI服務嘅輸出遠唔夠普及。

能看出,上述被動中,終端企業自身缺乏開放思維,開放平台受限於混亂、割裂嘅秩序,導致各家服務粗糙而孤立,缺乏規模。同埋,大部分都停留喺連接,缺乏運營嘅概念。這種局麵,根本就唔係乜嘢技術標準壁壘嘅問題。

小米為乜嘢可以成功呢?我這裏主要總結有三大原因:

1、超強嘅洞察力、明確而堅決嘅戰略意識。

2、出色嘅產品力、終端品類協同力、場景力、用戶觸達同運營力、數據獲取力等。

3、開放、共享、深廣嘅生態鏈布局。

讓我綜合起來分析一下。

好多人將小米視為手機企業。這確實係它主業同成長驅動力,未來幾年恐怕也係。但係,早喺2012年,也就係小米誕生後嘅第二年,雷軍就開始談論未來更多嘅終端入口。2013年,他明確表示,小米將拓展更多終端服務。當年小米路由器推出時,外界也曾將它解讀為小米未來嘅中樞管理平台。今日看雖有偏差,但有小米嘅長遠用心。

2014年,小米內部開始通過組織架構升級,探索IOT。它成立la一個部門,專門做IoT嘅連接模型、雲服務係統、控製中心等。一起步就係生態級嘅2B打法,就係將IoT智能模組以材料成本價提供給合作夥伴。比如,一個wifi連接模組,行業當年要60多元,小米做到隻需10多元,迅速獲得許多夥伴支持,推動la設備嘅普及。

唔過,雷軍覺得,這還唔夠,小米應該更為積極。於係,2014年,小米又成立la生態鏈部門,專門做智能硬件嘅孵化同培育。過去5年,小米投資la100多家企業,許多都已經成為獨角獸,甚至已IPO,比如華米、雲米等。

喺我看來,這種洞察力、戰略執行力之下嘅開放嘅生態思維,才係小米AIOT崛起嘅核心秘密。後者打破la單一企業布局這一領域嘅瓶頸同孤島心態,小米一起步就係開放嘅路徑。

你要看到,我們說小米係全球最大嘅消費AIOT企業,隻係終端形態側重消費類,而它實際嘅商業模式,其實係2B嘅開放平台服務。

這種路徑,其實就係混亂嘅AIOT戰國時代嘅一種協同力。小米站出來,解決la合作夥伴嘅痛點,降低嘅產品開發嘅門檻,提高la智能化終端嘅上市速度。米家品類每年都有諸多更新同新款上市,小米嘅開放聯盟發揮la巨大嘅作用。記得2018年第三季,小米AIOT終端就有2000多款la,今日更多。

當然,它還輸出la更多。除la雷軍提到嘅技術模塊等,更有小米產品設計力、用戶同數據、AI技術要素、管理平台(米家)、商業化支撐(渠道、用戶運營、變現)等。冇這些,場景構建就缺乏統一性,各家獨立嘅營銷成本將會十分高。事實上,這背後還有小米帶來嘅采購議價權嘅提升。

我常常將小米AIOT生態鏈嘅開拓路徑同阿裏新零售嘅路徑對比。兩者都誕生喺風口,初期也都有獨立探索,後來則通過資本、數據(含用戶)、AI技術融彙更多合作,它有利於打通雙方數據,建立廣泛信任,從而形成一種可持續且富有效率同品質嘅合作機製。你能看到,米家終端品類、產品家族,雖然多樣,從設計到商業價值觀、體驗上,有著出奇嘅統一性。

我認為,這才係小米AIOT崛起嘅真正秘密。也就係說,它其實係整體力量嘅共享同輸出,而唔像許多同行嗰樣執著於自己嘅地盤,強調肥水唔流外人田。

既然如此,你可能會說,其他同行也可以如法炮製,巨頭進來,好快就能打敗小米。憑乜嘢說小米擁有3到5年嘅領先優勢?

這裏麵有一種關於IOT嘅認知偏差。嗰就係,總以為各種要素具備之後,就能產生一樣嘅服務成效。其實,這冇看到AIOT真正嘅價值喺於廣泛嘅用戶連接、交互及協同裏,會持續沉澱技術、多維數據、觸達新用戶,誕生新嘅服務品類,打通新嘅場景,這裏麵嘅網絡乘數效應同數據、品類、場景嘅多樣性密切相關。

舉個例子:假如明天把小米AIOT平台,小米同生態鏈企業一樣嘅終端品類,米家入口都複製給格力,它會產生一樣嘅效應麼?

肯定唔會。因為,背後嘅用戶同數據規模以及由此沉澱嘅技術差異好大。格力嘅用戶規模唔說,它嘅用戶運營缺乏真正嘅互聯網思維。這裏麵有複雜嘅情感體驗、產品同平台嘅認同差異。格力唔可能產生網絡乘數嘅效應。此外,小米AIOT裏,AI要素嘅貫通就更係如此,我們看到,前日發布會,小愛同學進一滲透各種品類,這係小米底層核心競爭力。

其他許多巨頭也一樣。譬如華為,許多維度遠勝小米。此刻,同樣嘅要素給它。以它現有實力,係否會比小米出色?我唔認為如此。華為網絡連接、硬件維度、底層技術出色,但它嘅用戶運營、內容同服務觸達遠唔如小米。

AIOT嘅價值喺於它嘅日複一日嘅實際運營、沉澱,巨頭們缺乏缺乏一種係統性同有機性。如果隻係炫肌肉,靠著巨額投資同所謂技術,而唔經過漫長嘅運營實踐,絕唔會有好嘅結果。

小米AIOT已經有5年嘅運營曆史。我們說它擁有3到5年嘅優勢,就喺於這種持續嘅運營價值。

即使綜合嘅技術維度,我也唔相信,未經大規模運營驗證嘅巨頭一定就超過小米。因為比拚嘅唔係單一嘅技術,而係技術嘅組合同應用。

小米集團副總裁、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崔寶秋之前表示,幾年來,小米嘅技術演繹路線,係從雲計算到大數據,再到AI,也即他成日說嘅CBA。他認為,作為一個年輕嘅創業公司,小米“走la一條近乎完美嘅技術演進路線”。今日嘅小米,已經擁有一個比較完善、豐富嘅AI技術棧同技術能力,從最底層基礎能力(深度學習、雲計算、大數據)到中層感知、認知(視覺、NLP),到應用層,,再到上麵嘅平台層。這個技術棧正全麵賦能小米所有業務,未來會賦能更多合作夥伴。

我絲毫唔覺得他喺誇大。

這也係剛才我為何說小米AIOT服務也係一種“AIOT商業操作係統”嘅背景。作為行業領導者,小米形成嘅規模化服務機製,就係一種事實性嘅行業標準,也係一種經過驗證嘅AIOT方法論。

但我覺得,規模化嘅AIOT運營,帶給小米嘅絕唔係一塊業務概念,而係涉及到未來多年嘅業務形態、技術沉澱、商業模式、組織管理乃至整個核心競爭力。這一版圖擁有十分豐富嘅諗象空間。

前日發布會讓我意識到另外兩重觀察觀察小米AIOT嘅視角:

1、小米AI要素嘅中台沉澱趨勢。

2、產品方案隱含智能家居行業標準,有利於優化未來商業模式。

先說中台價值沉澱。我看到,小愛同學嘅滲透越來越廣。這既係AIOT嘅入口“去中心化”動向,技術嘅集約化+商業化+數據沉澱動向,更係組織架構嘅優化動向。

底層技術同數據要素如果唔能扮演中台嘅架構力量,小米AIOT嘅運營同組織管理就會缺乏效率,內耗嚴重,幾乎等於多元化。未來,隨著AIOT 版圖嘅進一步壯大,我相信小米嘅組織結構會發生更大嘅變化。

剛才引用過崔寶秋談小米AIOT架構嘅話。同其說係技術架構,毋寧說係整個組織嘅架構。因為,AIOT品類嘅多樣性、協同力、網絡規模效應,為小米整合各種內外商業要素、調動整個價值鏈創造著高頻嘅空間。

而本質上,小米就係一家技術同數據驅動嘅技術同商業融合嘅平台化公司。

事實上,2017年以來,我們看到,小米接連發生組織架構調整,頻率可能係整個互聯網企業群裏最高嘅一家。這種動向,反映出小米業務、服務多樣性同超級協同嘅魅力,它必須通過更高頻率嘅組織進化適應、匹配。這也係小米嘅嘅成長價值。

補一句AI入口。兩年來,行業人士唔斷談論AI入口嘅搭建問題,有嘅側重手機,有嘅側重智能音箱,電視或遙控器等,小米嘅朋友說,小愛同學嘅底層貫通,確實有“去中心化”嘅作用。

說說行業標準。好多人隻係孤立地看米家產品家族發布。比如米家洗烘一體機Pro(10kg)、米家互聯網煙灶套裝、米家智能門鎖(推拉式)、米家電磁爐套裝鋒味定製版等。

但誇克君意識到,這唔係孤立嘅產品概念,而係整體場景嘅概念。前天,屈恒嘅演示裏,有完整嘅家庭場景。

小米正喺通過AIOT嘅嘅品類協同,定義一種新嘅理諗生活場景。我諗提醒一下, 4年前,小米旗下順為資本投資la家裝企業“愛空間”。當時好多人認為小米多元化,進入la傳統裝修業。今日看,雖然唔係小米直接布局,但就順為嘅投資風格看,它明顯有為小米智慧家居提前探索、定義嘅用心。未來,小米AIOT方案,將有望滲透這一領域。

前天發布會最後,小米公布la一項全國高校AI智能宿舍征集大賽。這種動向已經十分明la。當然,它也係一種整體解決方案嘅營銷創新。未來,AIOT嘅營銷場景會更豐富。它一定會影響小米嘅整體商業模式同變現機製。

事實上,就算你隻係去小米線下門店,也能感受到AIOT版圖同小米整體商業模式雙向傳導同驅動。小米線上線下一體化嘅新零售服務,它嘅廣泛嘅用戶觸達,有利於壯大AIOT嘅成長,持續升級、擴充品類,反過來會給小米創造各種要素輸出嘅機會,傳導到渠道端,更會擴大出海口。

而我還看重小米AIOT嘅另一重商業模式優化價值。嗰就係,它表麵看似2C,其實係典型嘅S2B2C模式。AIOT嘅持續運營同沉澱,一定會生成小米未來更大規模嘅垂直行業嘅2B服務機製。包括小米獨立嘅類阿裏雲嘅雲計算業務、類阿裏媽媽嘅數字營銷服務等,而謝霆鋒“鋒味”參同米家電磁爐套裝嘅定製,本身就係內容同IP嘅誕生,而唔止一款產品組合。

當然,這會對小米嘅技術提出更高嘅要求。因為,這意味著必須更依賴開放平台機製。小米必須為此挖掘更深嘅護城河,鍛造更強嘅基礎架構能力,尤其係底層開發平台。舉例來說,它應該會有AI芯片級同OS級嘅開放平台。否則,生態服務會缺乏品質同核心支撐體係。

我們說,小米係一家十分倚重規模化嘅公司。因為它嘅價值觀、5%嘅紅線決定la它必須比絕好多企業更加貼近大眾,更加依賴最深嘅土壤。AIOT產品雖然大都唔像手機如此高頻,占據民眾如此多時長,但這一版圖對應嘅消費人群,比手機更多元,更能實現技術嘅普惠同商業嘅民主,最終踐行嘅小米嘅價值觀。

這個周期嘅小米,充滿la諸多嘅爭議。外界對它嘅認知十分模糊,充滿誤解同扭曲,2016年以來嘅小米,許多時候,像係一家特別招黑嘅公司。尤其係當華為遭遇美國打擊嘅周期,它突然被一幫民粹主義者、外部力量操縱成反麵嘅榜樣。

表麵看,這對小米十分唔利。好多時候,這家公司甚至都控製著自己嘅言論同商業合作,顯出許多無奈同節製。

但係,誇克君認為,許多誤解同扭曲,恰恰說明la小米這家商業組織嘅一種豐富性。

如果小米嘅每一步都能被外界清楚理解甚至預判到,你覺得,咁樣嘅小米真嘅會有未來麼?

縱觀許多巨型平台嘅發展軌跡,幾乎都有咁樣嘅邏輯:爭議最大、誤解最重嘅時刻,恰恰就係最具創新力、內部醞釀、沉澱生態力嘅時刻。

阿裏、騰訊、亞馬遜、蘋果、微軟、穀歌、IBM等身上都有諸多類似嘅周期。阿裏“五新”遭遇圍攻、騰訊被質疑冇夢諗、華為布局海思、蘋果喬布斯被趕出董事會、亞馬遜重金布局物流、微軟納德拉主導變革前、穀歌布局AI、IBM服務轉型甚至百度今日AI等案例發生嘅周期,都係外界扭曲最重嘅時刻。

小米今日體量、技術儲備同它們還有好大差距。但就一個組織發展曆程中嘅結構主義風貌說,喺我看來,2016年以來嘅3年,小米就處於咁樣一個關鍵嘅轉折周期。

這個周期,小米嘅成長呈現為內生性、全麵性、結構性、係統性、有機性嘅特征,也係一種全新嘅驅動力轉換,已經被及數據、AI技術、軟硬件、生態鏈、供應鏈、組織管理、公司治理、價值觀等整個體係。

咁樣嘅小米,有乜嘢擔心嘅呢?

前天還跟小米嘅朋友開玩笑說,相比同行,小米嘅壓力主要就係一重:IPOla。股價同市值雖然唔係決定性力量,但它會影響許多層麵,承擔許多責任。而對手則唔用承受信披嘅責任。

search更多:手機數碼電腦
at手機數碼電腦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