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大疆反腐重生,“處女座”汪滔嘅執念同孤獨

原標題:大疆反腐重生,“處女座”汪滔嘅執念同孤獨

作者 | 尹太白

出品 | 創業最前線

大疆創始人汪滔先生好氣憤。

三個月前,大疆發出內部公告稱,喺供應商引入決策鏈中,研發、采購、品控人員存喺大量腐敗行為,大疆也所以損失超過10億元。

除la貪腐問題十分嚴重、被移交司法處理嘅16人外,汪滔又決絕地開除la29人,同時還喺公告中公布la涉及貪腐嘅人員名單。

事實上,汪滔對公司內部嘅貪腐行為並非毫無察覺。

早喺2015年接受福布斯專訪嘅時候,汪滔便已提及管理大疆采購部門係一大難題,「每個月采購量高達數千萬元人民幣,所以即便采購人員隻拿1%嘅回扣,仍然係好大嘅數目。」

汪滔曾喺給新員工嘅寄語中寫道,DJI(大疆)係一方淨土,隻有純粹嘅創業同為夢諗而生嘅藝術家。

然而喺他嘅眼皮底下,卻長出la一批蛀蟲,這係汪滔絕對唔能忍受嘅。

喺大疆內部員工看來,汪滔這種強硬嘅鬥爭方式屬於正常反應,「他係個完美主義者。」該員工稱,「過於強勢嘅性格讓他嘅世界裏冇妥協,隻有非黑即白。」

低調且強硬

汪滔係一個「堅硬」嘅人,他幾乎冇喺公眾麵前吐露過心聲,對於好多問題嘅看法,也隻係點到為止。

這些年來,汪滔鮮少接受采訪,也好少喺公開場合出現,甚至缺席發布會,如果唔係這場言行激烈嘅反腐鬥爭,他幾乎要喺輿論場裏消失la。

即便係遇到唔得唔出席嘅場合,汪滔也係現場唯一一位少言寡語嘅男士,他戴著副圓框眼鏡,留著山羊胡,乍看上去,好難同一家科技巨擘創始人嘅身份聯係起來,站喺盛裝嘅人群中間,就像一道暗影。

大疆早期顧問同投資者、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將汪滔定位成一個「認真做產品嘅人」,同追逐喧囂嘅新事物同風口相比,汪滔更傾向於唔計乜嘢代價做出一款完美嘅產品,「他隻諗把產品做好,讓更多人來使用。」

汪滔平均每周工作時間超過80個小時,他習慣於淩晨辦公,甚至喺靠近辦公桌嘅地方放la一張單人床。

大疆創立至今,從產品設計到內部管理,汪滔幾乎係唯一決策者,喺已離職嘅大疆員工眼中,汪滔係一位「言辭激烈」嘅領導人,「他做事以精品為導向,對於設計唔好嘅產品,會直接罵這係垃圾。」

2015年4月,汪滔冇出席喺紐約舉行嘅“大疆精靈3”發布會,事後,他將缺席發布會嘅原因歸結於「這款產品並唔像諗象嘅嗰麼完美。」

同鐘意親近員工嘅雷軍唔一樣,汪滔唔係一個成日會同員工打招呼嘅人,「他總係常注意保持著同外界嘅距離。」根據多位接受采訪嘅大疆內部員工透露,好少能喺公司裏見到汪滔,「但看到他,心裏更多地係畏懼。」

大疆內部堅持實行一種快速淘汰嘅工作模式,對於業績較差嘅員工,汪滔給出嘅意見係直接辭退,並且冇商量嘅餘地。喺知乎上有離職員工評論道,「喺大疆,玻璃心好難生存下去。」

這種狼性企業文化並非一無係處。

公開數據顯示,大疆喺全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嘅份額達到70%以上,喺國內嘅市場占有率更係高達90%,除la穩坐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嘅霸主之位,大疆還係第一家真正意義上引領世界科技潮流嘅中國公司。

除la對內部員工實行一種強硬嘅管理手段,對於外部投資機構,汪滔同樣唔識得妥協。

2018年4月,大疆獲得一筆10億美元嘅融資,同其他企業獲得投資嘅方式唔同,本輪融資大疆啟用嘅係競價方式。首先,大疆開除開出競價條件,然後坐等投資機構出價,投資機構需要圍繞大疆嘅條件投標,價高者才可以獲得投資大疆嘅資格。

盡管對待資本嘅態度極為另類,但大疆仍係喺資本寒冬下惟一一家受到資本熱捧、並且諗投都唔一定投得上嘅創業公司。期間,有部分投資人提出要對大疆進行盡職調查,但遭到la汪滔嘅拒絕。

對於外部投資者,汪滔早已設定好遊戲規則——既唔對賭業績同上市時間,也唔開放內部盡職調查,且投資人唔能影響同幹預公司正常運營。

喺高增長同高回報麵前,態度強勢、唔做盡調都成la「可以忍受嘅缺點」。

後來,有媒體曾評論稱,大疆係一家可以同蘋果公司相提並論嘅企業。但對於這些讚譽,汪滔始終表現得唔太喺意,相反,他隻諗做好自己嘅事,並唔鐘意人哋拿大疆同其他公司相比較。

完美主義過剩

汪滔嘅辦公室門上寫著兩行字:隻帶腦子,唔帶情緒。

喺李澤湘看來,汪滔將完美主義精神完整嘅嵌進la他嘅產品觀裏,但這也為他帶來la唔少爭議。

雷鋒網嘅一篇報道中提到la咁樣一個細節:對一顆螺絲擰嘅鬆緊程度,汪滔都有嚴格嘅要求,他告訴員工,要用幾個手指頭擰到乜嘢樣嘅感覺為止,要力求完美。

作為一個對產品精益求精嘅人,汪滔並唔能百分之百嘅信任員工。此前,一位前大疆員工聲稱,汪滔曾要求員工寫時報,彙報自己每小時都幹la乜嘢。

喺大疆創立兩年後,創始團隊嘅成員幾乎全部都離開la,盧致輝、陳楚強、陳金穎三人喺離開大疆後,分別成立或加入la無人機創業公司,最終成為la汪滔嘅競爭對手。汪滔也喺接受福布斯采訪時坦言,自己可能係一個唔招人待見嘅完美主義者,當時也讓員工們傷透la心。

2015年前後,大疆嘅成功一度讓無人機創業變得火熱,一些公司也喺試圖非法竊取大疆無人機嘅設計。汪滔曾處理過嘅內部員工泄密事件,一位因為冇得到足夠股份而離職嘅員工賣過山寨大疆嘅飛行控製器,另一位離職員工則把大疆嘅設計圖紙賣給la競爭對手。

汪滔隻能將大部分精力放喺內部管理上,「至於產品,我唔得唔依賴於我嘅同事。」

對於完美主義過剩、被迫依賴員工嘅汪滔而言,喺經曆過泄密事件後,這種由完美主義導致嘅唔信任漸漸轉變成la由誠信問題導致嘅唔信任。

為la防止敏感信息再度泄露,汪滔會為內部員工單獨配發工作手機,對員工嘅電腦同郵件也嚴加管控。根據《中國企業家》嘅報道,一位喺大疆工作多年嘅員工講述過自己嘅離職經曆,「上午9點左右收到公司嘅離職通知,緊接著就發現自己嘅電腦同郵件已經無法登陸,當時甚至還未簽離職協議。」

有人喺知乎上匿名評論道,「汪滔作為商人十分優秀,但對合作夥伴嘅態度確實有點讓人寒心。」

喺同汪滔共同創立大疆嘅夥伴盧致輝看來,之前他一直以為係因為汪滔家境殷實,讓他可以喺一年唔盈利嘅情況下仍舊心無旁騖地埋頭搞研發,自己唔滿意就唔賣,才有la今天嘅技術儲備。

但後來他又重新追溯la大疆嘅成長路徑,發現大疆從一開始就唔僅僅係喺依靠家族力量,汪滔好有先見,引入la大量外部資源,比如導師李澤湘嘅加入,唔僅帶來la資金,還為大疆引薦la好多技術人員,「汪滔明白點樣樣將這個東西做出來,同埋明白點樣調用資源把對嘅事情堅持做下去。」

喺盧致輝看來,大疆創立多年,公司發展日新月異,但汪滔變化卻唔大,他依舊係一個喬布斯式嘅工作狂,無時無刻唔喺追求完美。

2016年,係大疆創立嘅第十個年頭,汪滔喺公開信中表示:創業十年,我們喺專心做出極致產品當中找到la極大嘅樂趣,同時,我也唔太鐘意稍有成就就出來經營自己,知名成功人士並唔係我嘅追求。這也係我十分敬佩任正非嘅原因,他嘅興趣喺於做事,解決難題,而唔係包裝自己來出名。

俯瞰世界

大疆官網信息顯示,目前大疆嘅客戶遍布全球100多個國家,無人機同影像產品分為消費級、專業級、行業級同係統模塊四個部分,使用場景涉及能源、公共安全、農業、建築等。

雖然大疆嘅市場占有率極高,但根據IDC數據預計,全球消費者同企業無人機嘅市場規模為90億美元,預計未來5年嘅年均增長率約為30%,這意味著,到2023年,無人機市場嘅整體規模僅約為334.1億美元,具體到大疆主要營收來源嘅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就更少la,甚至還唔如騰訊公司一年嘅營收多。

汪滔似乎也意識到la大疆喺接下來會遇到瓶頸,即將到來嘅市場天花板,係阻礙大疆發展嘅最大壁壘。

轉折點發生喺2015年年初。

一位美國政府情報人員多飲la一點酒,然後喺淩晨時分拿著朋友嘅四旋翼無人機出去玩。由於他毫無操作經驗,無人機最終消失喺夜空中,經過短暫尋找無果後,飲得醉醺醺嘅他最終放棄la。拂曉時分,這架無人機被發現墜毀於白宮草坪,這件事立即引發la全球媒體嘅關注,而這架無人機正係由大疆製造嘅。

隨後,全世界各地被曝出用戶利用大疆嘅產品唔斷挑戰法律同社會底線嘅事情。2017年,各地陸續出台嘅“禁飛令”導致無人機嘅使用場景受限,無人機嘅銷售增長也隨之變緩。

有內部員工透露,汪滔已將更多嘅目光投向la各細分領域。

汪滔也意識到,消費級無人機市場進入穩定期後,需要快速布局企業級市場,從2C轉向2B會係一個必然趨勢。

汪滔唔諗同他人分享天空,隨著無人機開始向農業、建築業同地圖等商業應用領域嘅擴展,他下定決心要保持大疆嘅市場主導地位,「我們當前麵臨嘅主要發展瓶頸係點樣樣快速解決各細分領域嘅技術難題。」他說,「唔能滿足於眼前嘅成績。」

喺2017極客公園創新大會上,大疆無人機智能導航技術總監楊碩曾表示,未來大疆科技唔隻係一家無人機公司,更係一家機器人公司,打造出中國最好嘅機器人教育產品,正喺成為大疆創新產品設計嘅新思路。

但汪滔並唔係一個著急嘅人,麵對外界對機器人嘅熱炒,他顯得好謹慎。

汪滔認為目前大疆嘅技術唔夠完美同完善,還需要一個更合適嘅機會才能擴展到機器人領域,如果大疆喺技術方麵取得突破,應用範圍將十分廣闊,無人駕駛、人工智能等,都將成為大疆嘅舞台。

喺李澤湘看來,汪滔打算跨界機器人並唔係因為機器人風口,而係因為機器人可能會如他一直期待嘅嗰樣,能俯瞰世界。

search更多:手機數碼電腦
at手機數碼電腦相關網站

發表於 分類 科技